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兒,文謅謅,遂習宮中女,皆如馬上兒

(紀念葉石濤的「吹奏一池春水──文謅謅演唱會」,12月6日晚上七點到九點半,在高雄市中央公園湖中島環湖草坡地舉行,演出歌手計有巴奈、胡德夫、林生祥、吳志寧與吳晟、鬥熱鬧、王明哲、豬頭皮、沈懷一、王榆鈞+夏夏+蔡佾玲、紅木屐合唱團。)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
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
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一枝一叶都含秀”

2007-03-29 21:55阅读(107)评论(0)
  明代万历年间,神宗皇帝的宠妃郑贵妃权倾一时,成了宫庭政治斗争举足轻重之人物。她是乡村民女,太监看她形态符合选妃标准,携入宫中进与皇帝。神宗朱翊一见洽意,封为贵妃,生了皇子福王常洵,使她野心更大,阴谋立己子为皇太子,将来继承帝位。可惜神宗受太后催促、群臣压力,立长子常洛为皇太子。郑贵妃其时正好刻了一部《闺范图说》,引起轩然大波,遭人指为刻书是为了迫害皇太子,酿成“妖书”一案。周绍良在北京《收藏家》杂志上说到这件事,说郑贵妃所刻《闺范图说》已不传,无从得见,但他却藏有这位贵妃所刻的《佛说观世音菩萨救苦经》,黄锦织金函套,是中国最小的一部木刻本书籍。刻《闺范图说》塑造家世之高贵形象;刻《救苦经》经营功德;郑贵妃用心良苦。
  吕叔湘说“同音字”,举一笑话为例:唐朝优人李可及,有一天有人问他释迦牟尼佛是什么人,他说是女人。问的人说:这是怎么回事?他说:《金刚经》里有一句“敷坐而坐”,佛要不是女人,为什么要夫坐而后儿坐呢?唐朝妇女常自称为“儿”。
  中国玉印珍贵,美女生前所用玉印当更令人神魂颠倒。明代出土之“婕妤妾赵”玉印,大家视为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的遗物,权臣巨商、文人雅士争相访求,严嵩、项元汴、李日华、文鼎接踵追逐。李日华终於得手,得意得很,夸说“若愿以十五城岂能易耶”。此玉印晚清友何昆玉都要送白银四两才求得一张印蜕。何昆玉一看大醉,彷彿赵飞燕搽过口红在纸上印出樱唇给他(“The nearest I've been to a sexual experience lately is finding lipstick on a cafecup”)。飞燕和妹妹昭仪都在宫中侍候皇帝,《资治通鉴》说他们姐妹“日事蛊惑,致帝无嗣暴崩”。陈重远《古玩史话与鉴赏》记四十年代初,琉璃厂一家古玩铺收藏一本册页,是明代仇英白描十二幅春宫,画飞燕姐妹在宫内同一男子寻欢作乐,“男子身材健壮,窜房越脊,进入内宫,飞燕、昭仪各献殷勤,妩媚多情。”此画有文徵明题诗,但据说后来鉴定为赝品。
  名医费子彬先生遗孀候碧漪女史九十七岁高龄,精神极佳,人见人赞。她送我《费子彬全集》一厚册,包罗万有,是寒夜最佳读物。书中《古玉虹楼诗存》有《听杜娟度曲》七绝:“津桥鹃声最苦辛。况是当筵见此人。点曲灯前吾已老。青丝明镜唤真真”。杜娟是当年艳星,自杀死的。又有《题女弟子李香君专刊》:“灌溉辛勤树色荣。满园桃李有令名。一枝一叶都含秀。不及香君格调清”。李香君也是当年红星,“格调清”云云,当是写实。书中另一辑《古玉虹楼集定庵诗》张大千题书签,有不少诗写给张纫诗女史,壮其南游展画之行。张女史是先父的朋友,广东才女,诗书画俱佳,诗和书尤其好,七十年代去世。我初来香港人地生疏,全靠这位长辈照拂,读书有疑难也去问她,稍不用功要挨她骂。她的书斋叫“宜楼”,她原名张宜。


《雜興三首》

年代:唐 作者: 白居易
楚王多內寵,傾國選嬪妃。又愛從禽樂,馳騁每相隨。
錦鞲臂花隼,羅袂控金羈。遂習宮中女,皆如馬上兒。
色禽合為荒,刑政兩已衰。雲夢春仍獵,章華夜不歸。
東風二月天,春雁正離離。美人挾銀鏑,一發疊雙飛。
飛鴻驚斷行,斂翅避蛾眉。君王顧之笑,弓箭生光輝。
回眸語君曰,昔聞莊王時。有一愚夫人,其名曰樊姬。
不有此遊樂,三載斷鮮肥。
越國政初荒,越天旱不已。風日燥水田,水涸塵飛起。
國中新下令,官渠禁流水。流水不入田,壅入王宮裡。
餘波養魚鳥,倒影浮樓雉。澹灩九折池,縈回十餘裡。
四月芰荷發,越王日遊嬉。左右好風來,香動芙蓉蕊。
但愛芙蓉香,又種芙蓉子。不念閶門外,千裡稻苗死。
吳王心日侈,服玩儘奇瑰。身臥翠羽帳,手持紅玉杯。
冠垂明月珠,帶束通天犀。行動自矜顧,數步一裴回。
小人知所好,懷寶四方來。奸邪得藉手,從此倖門開。
古稱國之寶,穀米與賢才。今看君王眼,視之如塵灰。
伍員諫已死,浮屍去不回。姑蘇台下草,麋鹿暗生麑。


領頭字

解形
《說文》:“兒,孺子也。人岙人儿,象小兒頭囟未合。”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釋》:“契、金文兒字皆象總角之形。”
注音
釋義
(一)er2《廣韻》汝移切,平支日。支部。(1)小孩。如:嬰兒;幼兒;兒童。《釋名‧釋長幼》:“人始生曰嬰兒,或曰嫛婗。”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儿部》:“兒,《(禮記)㘚岙集記》謂之嬰兒,《女部》謂之嫛婗。”《漢書‧張湯傳》:“湯為兒守舍。”顏師古注:“稱為兒者,言其尚幼小也。”唐柳宗元《童區寄傳》:“童寄者,柳州蕘牧兒也。”《聊齋志異‧羅剎海市》:“見兩兒坐浮水面,拍流嬉笑,不動亦不𠺫岙冗。”
(2)兒子。《廣雅‧釋親》:“兒,子也。”《漢書‧項籍傳》:“外黃令舍人兒年十三,往說羽。”顏師古注引蘇林曰:“令之舍人兒也。”唐韓愈《進學解》:“冬暖而兒號寒,年豐而妻啼飢。”馬君武《從軍行》:“生兒奉祖國,豈為室家謀。”
(3)尊長對幼輩的稱呼。也用作輕蔑之稱。《世說新語‧言語》:“恒恐兒輩覺。”《後漢書‧呂布傳》:“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宋辛棄疾《賀新郎》:“兒曹不料揚雄賦。怪當年、《甘泉》誤說,青𠾭熷匆熷心玉樹。”也用作弟對兄的自稱。《北史‧齊安德王延宗傳》:“(帝)乃以延宗為相國、并州刺史,總山西兵事。謂曰:‘并州阿兄取,兒今去也。’”
(4)男青年。《史記‧高祖本紀》:“發沛中兒,得百二十人。”唐白居易《雜興三首》之一:“遂習宮中女,皆如馬上兒。”
(5)雄性的。多指牲畜。《明史‧兵志》:“凡牡曰兒,牝曰騍,兒一騍四為馬群。”清顧炎武《日知錄》卷三十二:“今人則以牡為兒馬,牝為騍馬。”
(6)子女對父母的自稱。《古詩為焦仲卿妻作》:“府吏得聞之,堂上起阿母:‘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又:“蘭芝斬熷心阿母:‘兒實無罪過。’”明周瑛《履霜操》:“父兮兒憎,母兮兒怒。”
(7)古時婦人自稱。北朝佚名《木蘭詩》:“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唐元稹《鶯鶯傳》:“玉環一枚,是兒嬰年所弄,寄充君子下體所佩。”《月令廣義》:“宣和中士女觀燈者賜酒。有夫婦並遊,不獲同進,其婦蒙賜,輒懷酒杯,謝詞曰:‘歸來恐被兒夫怪,願賜金杯作證盟。’上賜之。”
(8)助詞。1.多用作名詞後綴。清翟灝《通俗編‧語辭》:“《夢粱錄》載小兒戲耍家事,鼓兒、板兒、鑼兒、刀兒、鎗兒、旗兒、馬兒、鬧竿兒、棒槌兒,蓋杭州小兒口中物不助以兒者,故倣其言云爾。”今北方話用兒作名詞後綴,主要有下面幾種作用:a.表示微小。如:盆兒;棍兒;小貓兒;小車兒。b.表示詞性變化。如:唱兒、逗笑兒(動詞名詞化);亮兒、零碎兒(形容詞名詞化)。c.表示具體事物抽象化。如:口兒;門兒;根兒;油水兒。d.表示詞義變化。如:白麵──白麵兒(海洛因);老家──老家兒(父母和家中其他長輩)。亦用為少數動詞的後綴。如:玩兒;火兒。2.用於形容詞後。宋邵雍《首尾吟》之二十四:“天聽雖高只些子,人情想去沒多兒。”
(9)姓。《廣韻‧支韻》:“兒,虜姓。《(魏書)官氏志》云:‘賀兒氏後改為兒氏。’”

(二)ni2《廣韻》五稽切,平齊疑。支部。(1)老人牙齒落盡後更生的細齒。後作“齯”。《集韻‧齊韻》:“齯,通作兒。”《詩‧魯頌‧閟宮》:“黃髮兒齒。”陸德明釋文:“兒,齒落更生細者也。《字書》作齯。”
(2)弱小。後作“倪”、“婗”。《古今韻會舉要‧齊韻》:“兒,弱小也。通作倪。”清王念孫《廣雅疏證‧釋親》:“(婗、兒,子也。)婗,亦兒也,方俗語有輕重耳……《孟子‧梁惠王篇》:‘反其旄倪。’趙岐注云:‘倪,弱小繄倪者也。’繄倪,與嫛婗同。”
(3)同“郳”。《集韻‧齊韻》:“郳,或作兒。”



(4)姓。《廣韻‧齊韻》:“兒,姓也。漢御史大夫兒寬,千乘人。”《通志‧氏族略四》:“兒氏,吳郡有語兒,生而能語,子孫氏焉。”明彭大翼《山堂肆考》:“邾武公封次子於郳,子孫避仇,改為兒氏。”




胡說。如:「瞎」﹑「滿口胡」。

編造。儒林外史˙第十一回:「閒暇也教他幾句詩,以為笑話。」


文謅謅
形容人舉止、談吐溫文儒雅。兒女英雄傳˙第四回:「把那個文謅謅的雛兒,誑上了道兒。」或作「文」﹑「文縐縐」﹑「文文謅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