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惹火,荒腔走板,清湯寡水,匪夷所思

總統蔡英文今天針對兆豐金疑涉洗錢案,她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定要檢討金融監理,推動改革,不再讓這種荒腔走板、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這是新政府的決心,也是人民對於政黨輪替最基本的期待。

大環境對連的確很不利,太陽花、佔中、教改,還有接二連三的食安問題,加上馬王政爭、馬江體系荒腔走板,幾乎沒一件好消息。但是,馬政府的問題不一定是連的問題,連的最大敵人還是他自己。
蘋論:清湯寡水不是小民的日子
瓦斯、用電、汽油、自來水、食品、學費、健保……都風聞要漲價了。清湯寡水不是魚的日子。小百姓怎麼過活?
初入社會的薪資低到想死,十多年來每況愈下,現在大學畢業的初薪多在2萬元以下。2000年以前大學畢業生還有將近3萬元,現在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
漲價需說服人民
昨天新聞說破獲一家酒店,抄出小姐必讀的酒店聖經,教她們8大必殺絕招,招招痛宰男客人,必以搾乾而後快。

物價騰貴,民生必需品紛紛漲價,讓低薪階層過不下日子,市場與酒店的招式殊途同歸。現在上班族快要「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蓄妻子」,只差「每逢凶年飢歲,老弱婦孺輾轉於溝壑」。

怎麼大選馬一選完,牛、豬、雞、鴨、鵝、人全部出事?民生用品紛紛喊漲,苦日子到底有沒有盡頭?難怪馬選後的滿意度有如墜機,轟轟烈烈直線而下,高達49%的民眾很不滿意。
人民不是不能接受漲價,但需要政府誠懇地說服。其實,在自由經濟的國家,漲價是市場機制,不該抱怨政府;政府也管不著。可是台灣的中油、台電、自來水、瓦斯、學費、健保不是全國營,就是半國營──官股佔一半或將近一半。民眾聞聲漲價就罵政府,沒什麼不對。

通貨膨脹沒加薪

物價騰漲表示通貨膨脹。通常是加薪調整收入來抵消部分通膨的損失。但最近的情況相反,薪資不斷下修,物價不斷上漲,民無所措手足。行政院已作好漲價的時間表:3月油價、4月大學學雜費、5月電價、6月美牛修法,朝野大戰、7月二代健保啟動,4.91%費率跳票,保費可能高於5%。
殺人要一次殺完這每月一漲必定罵不絕耳,有違馬基維利 的統治原則:君王給恩惠要細水長流,人民才會記憶長久,並不斷等待施惠。殺人要一次殺完,不可長時間慢慢殺,以免人民記恨不忘。這樣人民會很快忘記殺父之 仇,只記得君王的恩惠。民主時代政府每月一漲,民眾也是記憶深刻的。如果現在大選,阿貓、阿狗都能打敗馬英九。

選前捂蓋子,選後開閘放水,這就是國民黨勝選的祕密。馬固然清廉,但不正直、不誠實,需要更嚴厲的監督與制衡。


蘋論:煎茶院


監察院長王建煊的大腦紋路與眾不同,邏輯自成一家之言,所以不時引起爭端。但他的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對任何批評指教一概不以為然。人要活成金鐘罩、鐵布衫,就得像他這樣。

院長監委太閒互罵

王院長不久前,竟然把監察院的地和畫捐出去,而惹火監委。上周院會監委又與院長抬槓,幾近吵架,最後不歡而散,「簡直荒腔走板。」反王監委說王霸佔主席台,做情緒發言,根本是「霸凌院會」,而院長才是監院爭議的主要來源,並批王「好辯從不認錯」。
此前,王上班時間在監院禮堂證婚,已引起風波。監委隨後調查,創院長接受約詢調查的先例。王宣稱,婚禮有些費用是他自掏腰包,連員工加班費都是他自己出的。「做了愛民的事情應受表揚,現反被調查,台灣社會還有公理嗎?」沒有人說他掏錢不對,只質疑他上班時間證婚的問題。

監院的地和畫都是公物,是納稅人的財產,監院無權捐出。上班時間去為友人婚禮證婚,雖無違法,但身為院長宜應避免。在台上訓話監委,更是不宜。監 委與院長是平等關係,不是從屬關係,院長沒有資格訓斥監委。院長與委員互罵,可見監院太閒了,不如煎茶聊天來得文雅,當然最好是修憲廢監、考兩院,回歸三 權分立。

 ---
【名稱】:匪夷所思
【拼音】:fěi yí suǒ sī
【釋義】:匪:不是;夷:平常。指言談行動離奇古怪,不是一般人根據常情所能想像的。
【出處】:《周易·渙》:“渙有丘,匪夷所思。”
【例子】:孫萊山入樞廷,是在意中,烏少雲則~了。(高陽《清宮外史》下冊)



1. 惹火
 注音一式 ㄖㄜˇ ㄏㄨㄛˇ
 漢語拼音 r  hu  注音二式 r  hu 
惹人生氣。如:「我們最好聽話點,不然把爸爸惹火了可沒有好處。」
形容服裝或動作極具挑逗性。如:「女子夜行,穿著打扮應避免過於惹火。」
我知我知,我是「惹火」的。就是廣東話「得罪人多稱呼人少」那類火。
自知在一般香港觀眾眼中一直是個非常三尖八角的人,想法奇怪又不合群,別人向左走你就是偏要往另一邊硬闖才甘心,標奇立異又懶另類。


清湯寡水

方言。谓菜肴清淡简单,没有油水。 锦云 王毅 《笨人王老大》:“饭桌上清汤寡水,热炕上恩爱夫妻。”

沒有菜的湯。比喻沒有味道。如:「那全是些清湯寡水的陳年往事,不值得一提。」


 荒腔来源于京剧,是指演员唱的调不准,节奏拿捏不好,现在的话就是说唱歌跑调。可延伸为说话跑题或举动、动作失态。
荒腔解释:亦作黄腔黄调或凉调。京剧声乐名词。

荒腔 - 具体内容

指演员唱曲音调不准,习惯上专指略低于调门变音。大部分都是由于演员先天生理
条件所造成,如声带变异、耳音不准等。有时也由于练声不得法所致。[1]

撐 、禮崩樂壞、種票、干預

// 我本來不太想公開的去撐哪一位候選人,但看見香港禮崩樂壞的情況(特區政府無理非法剝奪有機會當選的人參選、種票、西環甚至國內統戰部干預選舉……等),實在忍不住也想說幾句。
今屆立法會選舉,要投票給誰,可以說是很艱難作出選擇。但可以用除去一些你不想選的人,慢慢收窄選出你要投票的候選人。
我會先除去以下不要選的人,包括 .... //
我本來不太想公開的去撐哪一位候選人,但看見香港禮崩樂壞的情況(特區政府無理非法剝奪有機會當選的...
THESTANDNEWS.COM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横, 横顔,橫財,橫禍


新社長の横顔

2007夏季日劇螢之光主題曲。乾物女一詞從這裡起源,也是本片女主角的代名詞。aiko Yokogao 橫顏螢之光Hotaru no Hikari aiko - 横顔Yokogao


領頭字
解形
《說文》:“橫,闌木也。人岙人木,黃聲。”
注音
釋義
(一)heng2《廣韻》戶盲切,平庚匣。陽部。(1)門前木柵欄。也泛稱橫欄之木。《說文‧木部》:“橫,闌木也。”段玉裁注:“闌,門遮也。凡以木闌之,皆謂之橫也。”《樂府詩集‧清商曲辭‧子夜歌四十二首》之十五:“攡門不安橫,無復相關意。”(2)橫煗;橫貫。《文選‧木華〈海賦〉》:“魚則橫海之鯨,突杌孤遊。”李善注引郭璞《山海經》注曰:“橫,塞也。”唐柳宗元《佩韋賦》:“橫萬里而極海兮,頹風浩其四起。”元薩都剌《題元符宮東秀軒又名日觀》:“一道天河橫屋過,奎光垂地夜當門。”毛澤東《念奴嬌‧崑崙》:“橫空出世,莽崑崙,閱盡人間春色。”
(3)橫渡;跨越。《漢書‧揚雄傳上》:“上乃帥君熷羊臣橫大河,湊汾陰。”顏師古注:“橫,橫度之也。”《文選‧張衡〈西京賦〉》:“似閬風之遐土岙反,橫西洫而絕金墉。”李善注引薛綜曰:“橫越西池,而度金城也。”《水經注‧汾水》:“汾水西逕虒祁宮北,橫水有故梁,截汾水中。”唐孟郊《出門行》:“參辰出沒不相待,我欲橫天無羽翰。”
(4)橫斷。《山海經‧大荒西經》:“處粟廣之野,橫道而處。”郭璞注:“言斷道也。”唐盧藏用《〈唐右拾遺陳子昂文集〉序》:“崛起江漢,虎視函夏,卓立千古,橫制穨波,天下翕然,質文一變。”
(5)橫向。與“縱”的方向相對。《廣韻‧庚韻》:“橫,縱橫也。”1.直㿹岙戔為縱,平㿹岙戔為橫。2.南北為縱,東西為橫。《周禮‧秋官‧野廬氏》:“禁野之橫行徑踰者。”賈公彥疏:“東西為橫,南北為縱。但是不依道塗,妄由田中,皆是橫也。”《玉函山房輯佚書‧韓詩故》:“橫由其畝。”韓嬰注:“東西耕曰橫。”北周庾信《小園賦》:“猶得欹側八九丈,縱橫數十步。”3.經為縱,緯為橫。《楚辭‧東方朔〈七諫‧𠺫岙冗江〉》:“不開寤而難道兮,不別橫之與縱。”王逸注:“緯曰橫,經曰縱。”《太玄‧應》:“一從一橫,天網𠺘熷良𠺘熷良。”范望注:“南北為經,東西為緯,故從橫也。”
(6)使物體橫向(拿著或放著)。《儀禮‧鄉射禮》:“上射揖進坐,橫弓卻手,自弓下取一個。”唐詹敦仁《柳堤詩並序》:“於是秉耒就耕,書橫牛角。”宋蘇軾《赤壁賦》:“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柳亞子《題夏內史集》:“大業未成春泄漏,橫刀白眼問穹蒼。”
(7)連橫。戰國時張儀游說六國共事秦國的一種外交策略。與“合縱”相對。《戰國策‧楚策一》:“故從合則楚王,橫成則秦帝。”《淮南子‧覽冥》:“縱橫間之,舉兵而相角。”高誘注:“蘇秦約縱,張儀連橫。南與北合為縱,西與東合為橫。”
(8)側;旁邊。《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原軫郤溱以中軍公族橫擊之。”《管子‧八觀》:“里域不可以橫通。”尹知章注:“橫通,謂從旁而通也。”《文選‧王䏁衣嬕呆㗱〈洞簫賦〉》:“被淋灑其靡靡兮,時橫潰以陽遂。”李善注:“橫潰,旁決貌。”
(9)斜視。漢傅毅《舞賦》:“眉連娟以增繞兮,目流睇而橫波。”宋黃庭堅《登快閣》:“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劉知遠諸宮調‧知遠走慕家莊沙佗村入舍》:“三娘眼橫秋水急,知遠眉惹陣雲濃。”
(10)遮蓋。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木部》:“橫,引伸為凡遮之偁。”《文選‧孔稚珪〈北山移文〉》:“風情張日,霜氣橫秋。”劉良注:“橫,蓋也。”唐李白《古風五十九首》之十四:“白骨橫千霜,嵯峨蔽榛莽。”宋王安石《次韻平甫金山會宿寄親友》:“天末海雲橫北固,煙中沙岸似西興。”
(11)充溢;充滿。《禮記‧祭義》:“曾子曰:‘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橫乎四海。’”《漢書‧禮樂志》:“揚金光,橫泰河。”顏師古注:“橫,充滿也。”南朝梁江淹《劉太尉琨傷亂》:“皇晉遘陽九,天下橫氛霧。”唐李白《經亂離後贈韋太守良宰》:“逸興橫素襟,無時不招尋。”康有為《明夷閣與梁鐵君飲酒話舊事竟夕》:“冷吟狂醉到天明,舞劍聞奚岙鳥意氣橫。”
(12)廣遠;廣闊。《莊子‧徐无鬼》:“吾所以說吾君者,橫說之則以詩書禮樂,從說之則金板六弢。”成玄英疏:“橫,遠也;從,近也。”《荀子‧修身》:“體恭敬而心忠信,術禮義而情愛人,橫行天下,雖困四夷,人莫不貴。”謝墉校注:“‘橫行天下’猶《書》所云:‘方行天下’,言周流之廣。”南朝梁吳均《邊城將四首》之二:“勳輕賞廢丘,名高拜橫野。”
(13)交錯;紛雜。漢劉向《九嘆‧憂苦》:“長噓吸以於悒兮,涕橫集而成行。”三國魏曹植《酒賦》:“或嚬噈辭觴,或奮爵橫飛。”唐杜甫《過郭代公故宅》:“壯公臨事斷,顧步涕橫落。”
(14)漢字筆畫名。如:橫、𨜏熷立、撇、點、折。
(15)通“衡”。古代的司察官。《管子‧君臣上》:“下有五橫以揆其官,則有司不敢離法而使矣。”尹知章注:“橫,謂㿹岙䀉察之官,得入人罪者也。五官各有其橫曰五橫。”于省吾新證:“‘橫’應讀作‘衡’,二字古通。”
(16)通“黌(<現代音>hong2<\/現代音>)”。學;學校。清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壯部》:“橫,墒借為璜,俗作黌。”《後漢書‧鮑永傳附鮑德》:“時郡學久廢,德乃修起橫舍。”李賢注:“橫,學也。字又作黌。”《資治通鑑‧晉元帝太興四年》:“(慕容廆)作東橫,以平原劉讚為祭酒,使(慕容)皝與諸生同受業。”胡三省注:“橫,與黌同,學舍也。”
(17)古地名。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市西南。《左傳‧昭公二十一年》:“華牼禦諸橫。”杜預注:“梁國睢陽縣南有橫亭。”
(18)姓。《廣韻‧庚韻》:“橫,姓。”《通志‧氏族略三》:“橫氏,《風俗通》云:韓公子咸號橫陽君,子孫氏焉。”
(二)heng4《廣韻》戶孟切,去映匣。陽部。(1)放縱;橫暴。《廣韻‧映韻》:“橫,非理來。”《史記‧吳王濞傳》:“文帝寬,不忍罰,以此吳日益橫。”《列子‧黃帝》:“橫心之所念,橫口之所言。”張湛注:“橫,縱放也。”宋陸游《送曾學士赴行在》:“向來酷吏橫,至今有遺螫。”清黃遵憲《夜起》:“千聲檐鐵百淋鈴,雨橫風狂暫一停。”(2)枉,冤屈。《後漢書‧酷吏傳序》:“至於重文橫入,為窮怒之所遷及者,亦何可勝言。”李賢注:“橫猶枉也。”唐劉禹錫《上杜司徒書》:“余聞初子之橫為口語所中,獨相國深明之。”明湯顯祖《紫釵記‧節鎮還朝》:“有如姬要不的他閒偷把,朱司農用不著那橫文打。”
(3)意外;不測。《淮南子‧詮言》:“內脩極而橫禍至者,皆天也,非人也。”宋王安石《東坡二首》:“無端隴上翛翛麥,橫起寒風占作秋。”《儒林外史》第十九回:“二相公,你如今得了這一注橫財,這就不要花費了,作些正經事。”
(4)中醫術語。1.指腠理不順。《靈樞經‧論勇》:“三焦理橫。”2.脈象名。《傷寒論‧平脈法》:“火行乘水,木行乘金,名曰橫。”3.病名。《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橫。”
(三)guang1《廣韻》古黃切,平唐見。(1)光。《淮南子‧墬形》:“玉橫維其西北之隅。”高誘注:“橫,猶光也。”(2)門名。《廣韻‧唐韻》:“橫,長安門名。”
(四)guang4《集韻》古曠切,去宕見。通“桄”。車、船、梯、爿岙木、織機等上的橫木。《集韻‧宕韻》:“橫,俎跗衡水。”方成珪考正:“橫木言岙為衡水。據《類篇》正。”《淮南子‧原道》:“橫四維而含陰陽,紘宇宙而章三光。”高誘注:“橫讀桄車之桄。”
(五)huang2《集韻》胡光切,平唐匣。同“撗”。草名。《集韻‧唐韻》:“撗,草名。《爾雅》:‘傅,橫目,一名縷艸。’或人岙人木。”方成珪考正:“汪氏云引《爾雅》似當人岙人手。蓋丁氏所據本異也。《類篇》作撗可證。傅,《類篇》亦誤傳。珪案《釋草》音義,傅音付;橫如字,不載異文。是丁氏等所據,究為言岙為本。縷草,郭注作‘結縷’。”
(六)huang4《集韻》戶廣切,上蕩匣。同“木岙廣”。《集韻‧蕩韻》:“木岙廣,《說文》:‘所以几器,一曰所以帷屏風之屬。’一曰兵欄。或省(作橫)。”方成珪考正:“《說文》無‘所以’二字,《類篇》引同,今據刪。”

よこ‐がお〔‐がほ〕【横顔】


  1.  横向きの顔。横から見た顔。プロフィール。
  1.  ある人物の、一般にはあまり知られていない一面。プロフィール。「作家の―を紹介する」



浮,浮世,浮宕, 浮浪,浮逃,浮世繪

"曹禺的劇本浮宕,只適合舞臺劇。"

浮宕
輕浮放蕩。
《隋書·高祖紀下》:“人間音樂,流僻日久,棄其舊體,競造繁聲,浮宕不歸,遂以成俗。”

浮宕

出典:『Wiktionary』 (2011/05/16 10:03 UTC 版)

名詞

 宕 (ふとう、旧仮名遣い:ふたう )
  1. 古語律令制において、不法本貫(本来の住所)を離れ別の土地に住む者。

関連語

浮宕

読み方:フトウ(futou)
課役忌避して公民本貫離れ、ほかへ流出すること。
別名 浮逃
領頭字
解形
《說文》:“浮,氾也。人岙人水,孚聲。”
注音
釋義
(一)fu2《廣韻》縛謀切,平尤奉。幽部。(1)漂在水或其他液體上面;漂浮。與“𠺫岙冗”相對。《說文‧水部》:“浮,氾也。”《廣雅‧釋言》:“浮,漂也。”《玉篇‧水部》:“浮,水上曰浮。”《詩‧小雅‧菁菁者莪》:“汎汎楊舟,載𠺫岙冗載浮。”《論衡‧語增》:“察《武成》之篇,牧野之戰,血流浮杵,赤地千里。”宋黃庭堅《劉邦直送早梅水仙花三首》之二:“鴛鴦浮弄嬋娟影,白露窺魚凝不知。”魯迅《而已集‧扣絲雜感》:“直截痛快的革命訓練弄慣了,將所有革命精神提起,如油的浮在水面一般,然而顧不及增加營養。”(2)泛舟;渡水。《書‧禹貢》:“厥貢漆絲,厥篚織文,浮于濟、漯,達于河。”孔傳:“順流曰浮。”《楚辭‧九章‧哀郢》:“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唐李白《梁園吟》:“我浮黃河去京關,挂席欲進波連山。”清龔諴《卻寄》:“扁舟曾夢浮吳淞,雲帆高挂拂九峰。”
(3)游水;游泳。《廣雅‧釋言》:“浮,游也。”晉陸機《文賦》:“浮天淵以安流,濯下泉而潛浸。”宋陸游《牧牛兒》:“溪深不須憂,吳牛自能浮。”李英儒《野火春風鬥古城》第一章:“省城是片大海,我好比葉子魚兒,搖擺著尾巴就浮進去了。”
(4)飄在空中。《論語‧述而》:“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唐陳羽《喜雪上竇相公》:“千門萬戶雪花浮,點點無聲落瓦溝。”宋王安石《別皖口》:“浮煙漠漠細沙平,飛雨濺濺嫩水生。”
(5)行。《書‧盤庚中》:“保后胥慼,鮮以不浮于天時。”孔傳:“浮,行也。”南朝宋謝靈運《九日從宋公戲馬臺集送孔令》:“河流有急瀾,浮驂無緩轍。”清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江南七‧吳荃原三江》:“而旱田常稔,鮮有不浮於天時者。”
(6)流動;不固定。《莊子‧刻意》:“其生若浮,其死若休。”郭象注:“汎然無所惜也。”漢蔡邕《九惟文》:“居處浮𠺫岙剽,無𤅷自存。”《資治通鑑‧唐武宗會昌四年》:“民竭浮財及糗糧輸之,不能充,皆忷忷不安。”
(7)游蕩;游手好閑。《韓非子‧和氏》:“官行法,則浮萌趨於耕農,而游士危於戰陳。”唐白居易《策林‧議井田阡陌》:“如此,則庶乎人無浮心,地無遺力,財產豐足,賦役平均,市利歸於農,生業著於地者矣。”明張居正《學農園記》:“力本節用,抑浮重穀。”
(8)輕薄;輕佻。《國語‧楚語上》:“教之樂,以疏其穢而鎮其浮。”韋昭注:“浮,輕也。”唐韓愈《薦士》:“杳然粹而精,可以鎮浮躁。”《鏡花緣》第八十三回:“並且今日所行之令,一經令到跟前,全要細心,並非粗心浮氣所能行的。”
(9)超過。《書‧泰誓中》:“惟受罪浮于桀。”孔傳:“浮,過。”《禮記‧表記》:“后稷天下之為烈也,豈一手一足哉﹖唯欲行之浮於名也。”《新唐書‧韓休傳》:“今商州紅崖冶產銅,而洛源監久廢,請鑿山取銅,即治舊監,置十鑪鑄之,歲得錢七萬二千緡,度費每緡九百,則得可浮本矣。”
(10)高遠貌。《文選‧揚雄〈甘泉賦〉》:“歷倒景而絕飛梁兮,浮蠛蠓而撇天。”李𠻘注引服虔曰:“浮,高貌也。”南朝宋何承天《戰城南篇》:“驍雄斬,高旗搴,長角浮叫響湆天。”唐孟郊《殺氣不在邊》:“獨寢夜難曉,起視星漢浮。”
(11)空虛,不切實際。《商君書‧農戰》:“是以明君修政作壹,去無用,止浮學事淫之民,壹之農,然後國家可富而民力可摶也。”《世說新語‧言語》:“今四郊多壘,宜人人自效。而虛談廢務,浮文妨要,恐非當今所宜。”趙樹理《李有才板話‧“老”“小”字輩準備翻身》:“得貴跟著目恒元吃了多年殘剩茶飯,半通不通的浮言客套倒也學得了幾句。”
(12)用滿杯酒罰人。《篇海類編‧地理類‧水部》:“浮,謂滿爵罰之也。”《晏子春秋‧內篇雜下十二》:“景公飲酒,田桓子侍,望見晏子,而復于公曰:‘請浮晏子。’”《禮記‧投壺》:“魯令弟子辭曰:‘毋憮,毋敖,毋偝立,毋踰言!偝立踰言有常爵。’薛令弟子辭曰:‘毋憮,毋敖,毋偝立,毋踰言!若是者浮!’”鄭玄注:“常爵,常所以罰人之爵也。”陸德明釋文:“浮,罰也。”《淮南子‧道應》:“蹇重舉白而進之曰:‘請浮君!’”高誘注:“浮,猶罰也。”宋蘇軾《贈莘老七絕》:“若對青山談世事,當須舉白便浮君。”又轉稱滿飲為浮白。《梁書‧沈約傳》:“或升降有序,或浮白無算。”宋方岳《水調歌頭‧九日多景樓》:“天地幾今夕,舉白與君浮。”清張潮《虞初新志‧補張靈崔瑩合傳》:“一日靈獨坐讀《劉伶傳》,命童子進酒,屢讀屢叫絕,輒拍案浮一大白。”
(13)疏鬆細碎的土。《管子‧地員》:“壤土之次曰五浮。”郭沫若等集校引林圃云:“浮字當讀若勃。勃為碎細之意,故花粉曰勃。……《齊民要術》言和麵時所布之乾麵亦曰勃。今山東方言猶然,勃字讀如‘布’。今山東方言呼土之極細碎者亦曰‘布土’,蓋即浮土也。”
(14)中醫學術語。指脈搏在肌膚表層跳動,輕按即得。《素問‧至真要大論》:“太陰之至其脈𠺫岙冗,少陽之至大而浮。”王冰注:“浮,高也。”
(15)瓠,葫蘆。《淮南子‧說山》:“百人抗浮,不若一人挈而趨。”高誘注:“抗,舉也。浮,瓠也。百人共舉不如一人持之走便也。”
(16)盛貌。《正字通‧水部》:“浮,盛貌。”《詩‧小雅‧角弓》:“雨雪浮浮,見晛曰流。”毛傳:“浮浮,猶瀌瀌也。”按:上文“雨雪瀌瀌”,鄭箋云:“雨雪之盛瀌瀌然。”
(17)古水名。1.在河北省滄州地區。後堙。其流向大致與今南大排水河相當。《水經注‧淇水》:“河東北,浮水故瀆出焉。”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直鏴岙芿四‧滄州》:“浮河,州東南五十四里。舊志云:‘在清池縣南二十里,漢時自大河分流,東北出,經浮陽縣南,又東北流,入於海。今自東光縣南界之永濟渠分流而東北,下流亦注於海。”2.在河南省內黃、南樂一帶。已堙。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直鏴岙芿七‧大名府》:“(內黃縣)繁水,縣東二十六里,舊自頓邱縣流入境,又東北入南樂縣界,即浮水也。”又:“(南樂縣)繁水,在廢繁水縣南五里,自內黃縣流入境,又北注於永濟渠。一名浮水……今繁水淺涸,非復故流矣。”
(18)古州名。唐置,當在今寧夏回族自治區。《新唐書‧地理志下》:“天授二年置吳、朝、歸、浮等州”。
(19)姓。《集韻‧尤韻》:“浮,姓。”《姓觿‧尤韻》:“浮,《姓源》云:湯裔封萊,萊子浮柔奔棠,齊晏弱遷之於郳。後有浮氏。”



顯現。如:浮現、臉上浮著微笑。 
超過。如:人浮於事。禮記˙坊記:故君子與其使食浮於人也,寧使人浮於食。
在水上或空中的。如:貴於我如浮雲。文選˙左思˙吳都賦:陵鯉若獸,浮石若桴。 
表面的。如:浮土、浮面。 
虛而不實的。如:浮名、浮文。 
輕佻、不沉著。如:輕浮、心浮氣躁。
(又音)ㄈㄡˊ fu(01596) 


うか・す 0 【浮かす】

(動サ五[四])
(1)浮くようにする。浮かせる。
「水に花を―・す」
(2)不安定な状態にする。
「腰を―・す」
(3)予定よりも少ない費用・手間ですませ、余りが出るようにする。
「旅費を―・す」
(4)気分を浮き立たせる。陽気にする。
「ちと踊り念仏を始めて、きやつを―・いてやらう/狂言・宗論(虎寛本)」

ういた 浮いた

浮く. 《水上に》floating; 《気分が》gay; cheerfullight(-hearted); 《軽薄な》frivolous.
~うわさ a scandal.


浮世繪







ukiyo-e 

Pronunciation: /uːˌkiːjəʊˈeɪ/ 






NOUN

[MASS NOUN]
A school of Japanese art depicting subjects from everyday life, dominant in the 17th-19th centuries.





Origin

Japanese, from ukiyo 'fleeting world' 浮世 + e 'picture'.



套,晾,晾曬,套餐、套利,看客,白手套,晾在了一邊

他們用晾曬取代烘乾機、減少搭乘飛機、安裝太陽能板,並且改造窗戶以加強隔熱效果。

“北京晾在了一边”

历经17年、16轮谈判,日本和台湾本月10日签署《渔业协议》,就双方重迭专属海洋经济区的渔业做出安排,共享东中国海渔业资源。此举被认为是台湾外交上的一次成功。德语媒体强调指出,北京此次成了日台合作的看客。


邱順鐘:白手套說 卓仔要這些錢: 中華民國高爾夫協會前副理事長邱順鐘,昨公開指控彰化縣長卓伯源疑似利用核發「彰農高爾夫球場」雜項執照 機會,透過前建設處長黃哲崇及偉盟集團董事長賴文正等人向他索賄一億二千萬元。他在記者會中還播出一段錄影帶,影片中賴文正的堂弟賴炎山說,是「卓仔(邱 指卓伯源)」要這些錢。
所謂「白手套」就是指當事人在行政給付作業程序中不直接參與作業,經由他人進行遊說、關說或請託流程,且不依法定程序辦理相關登錄作業,而直接對承辦作業的 ...
\

陈志龙:中国一些省委厅局级干部,有七八套房子的不在少数。房子哪里来?在县、市以及被调到省级机构工作的过程中,都分到过房子。



領頭字
解形

注音
釋義
(一)tao3 《廣韻》他舰切,去舰透。長;長大。《廣韻‧韻》:“套,長也。”《集韻‧韻》:“套,長大也。”
(二)tao4《集韻》叨舰切,去舰透。 (1) 罩在外面的東西。如:鋼筆套;手套。清翟灝《通俗編》卷十三:“古無套字。《說文》:‘蛲钫沓,一曰韜也。’‘錔,以金有所冒也。’皆即‘套’之本字。” 明田汝成《西湖遊覽志餘‧偏安佚豫》:“太上又賜官裏玉酒器十件,壘珠嵌寶器一千兩,刻絲作金龍裝花軟套閤子一副。”清楊賓《柳邊紀略》卷三:“而(陳) 敬尹則至今猶布袍,或著一羊皮緞套耳。”老舍《駱駝祥子》六:“出來進去的又都是漂亮的車,黑漆的黃漆的都一樣的油汪汪發光,配著雪白的墊套,連車夫 們都感到一些驕傲。”又罩在外面也叫套。《西遊記》第八十四回:“那王小二聽言,一轂轆爬起來,黑天摸地,又是忙著的人,撈著褲子當衫子,左穿也 穿不上,右套也套不上。”《兒女英雄傳》第四回:“下邊穿條香色洋布褡褲,套雙青緞子套褲。” (2)裝在衣物裏的棉絮。如:被套;襖套;棉花套子。又,把被套、襖套等放進被褥或襖裏縫好也叫套。
(3)用繩套或圓圈把東西拴繫住。明湯顯祖《南柯記‧侍獵》:“呆咍咍狡獸挑,喘吁吁想逃,狗兒載,鶯兒套。”引申為用計騙取。《老殘遊記》第十七回:“既是如此,感激的很。又何苦把我套在圈子裏做什麼呢﹖”
(4)誘人說出實情。《西遊記》第八十二回:“不是認親,要套他的話哩。要是他拿了師父,就好下手。”《紅樓夢》第一百零一回:“便命小紅進去,裝做無心的樣子,細細的聽看,用話套出原委來。”浩然《艷陽天》第一卷第八章:“他看出這兩個人是有意要套自己的話。”
(5)圈套,誘人上當的計謀。老舍《駱駝祥子》十六:“他的話雖然是這麼簡單,可是顯然的說出來他不再上她的套兒,他並不是個蠢驢。”
(6)拉攏;籠絡。如:套交情。劉禾《常用東北方言詞淺釋》:“套頭套腦;關係本來不密切,為了利己,千方百計和別人套交情。如:‘他一見到工作隊的同志就套頭套腦的。’”
(7)把車拴到拉車牲口脖子上的繩具。如:大車套。《老殘遊記》第四回:“選了一掛雙套飛車,趕進城去。”又,指用牲口駕車。趙樹理《表明態度》:“(小春)聽了這話,便趕快回去套車去了。”
(8)同類事物組成的整體。如:成套;亂套;套曲。明田汝成《西湖遊覽志餘‧偏安佚豫》:“官家進水晶提壺連索兒,可盛酒二斗,白玉雙蓮杯拌碾玉香脫兒一 套六箇。”毛澤東《論持久戰‧戰爭和政治》:“基於戰爭的特殊性,就有戰爭一套特殊組織,一套特殊方法,一種特殊過程。”
(9)互相銜接、重疊或包容。如:套間;套印;套耕。清趙之謙《勇盧閒詁》:“套之色有紅,有藍,有綠黑白。……更有兼套曰二采、三采、四采、 五采,或重
且套,雕鏤皆精絕。”朱德《登西湖北高峰》:“十年修公路,大圈套小圈。”趙樹理《李有才板話》:“有才在套穴钫缶裏坐,先讓他們坐到炕上。”
(10)成
規;舊習。如:老一套;俗套。《古今小說‧明悟禪師趕五戒》:“朝廷設醮,雖然儀文好看,都是套數。那有什麼高僧談經說法,使人傾聽﹖”明張居 正《請擇有司益逋賦以安民生疏》:“吏部不能悉心精覈,而以舊套了事,則吏部為不稱職矣。”魯迅《且介亭雜文二集‧雜談小品文》:“雖說書寫性靈,其實後 來仍落了窠臼,不過是‘賦得性靈’,照例寫出那麼一套來。”
(11)因襲,摹仿。如:生搬硬套。《紅樓夢》第十七回:“李太白《鳳凰臺》之作,全套《黃鶴樓》,只要套得妙。”
(12)地勢彎曲的地方。常作地名用字。《集韻‧口鄄偻韻》:“套,地曲。”《新五代史‧晉高祖紀》:“明宗戰胡盧套、楊村,為梁兵所敗。”清楊賓《柳邊 紀略》卷一:“遼河套在開原西北舊顯州城下,水甘土厚,平地不下萬頃。”捻軍歌謠《夜晚打草鞋》:“夜晚打草鞋,白天穿山套。”又特指黃河從寧夏橫城堡到 陝西府谷縣一段或這一段圍著的地區。《清史稿‧藩部三》:“鄂爾多斯部,在河套內,至京師千一百里。”又“是年允陝西榆林、神木等處民邊種鄂爾多斯餘 閒套地完租。”

13.   部首 大 部首外筆畫 7 總筆畫 10
 注音一式 ㄊㄠˋ
 漢語拼音 t o  注音二式 t u

加在東西外面的罩蓋物。如:「筆」、「手」、「被」、「書」。

拴繫牲口以拉車的皮繩或麻繩組。如:「大車」、「牲口」。

繩圈兒。如:「活兒」、「繩」。

技巧、動作、事件等。如:「老」、「俗」。

河流或山脈轉折彎曲的地方。如:「河」。

量詞。計算成組事物的單位。如:「兩洋裝」、「一理論」。

加罩。如:「件外衣」。

拴繫。如:「車」、「馬」。

綁住、限制住。如:「住手腳」、「牢」。

互相配合、銜接或重疊。如:「招」、「色」。

用言語設計問出實情。如:「拿話他」。

模仿。如 :「公式」。

拉攏。如:「交情」。

獲取。如:「利」。

房屋向一端發展。如:「裡間兒開個門兒,又出一間耳房來。」

成組的。如:「房」。

罩在外面的。如:「鞋」、「褲」。




 套餐
已經配好菜色而整份出售的餐點。如:「這家餐廳的套餐既經濟又實惠,深得消費者的喜愛。」

****
 .......不止寵物美容有套餐,作為一名時尚的都會白領,整座城市都在想盡辦法,要提供給你各種套餐組合。
 精打細算,絕妙組合,修手可配上三十分鐘的頭肩頸紓壓,等待腳上的指甲油乾就搭一節足底按摩。除了理所當然的A+B,更有創意的是那種 C+丙的奇思妙想。我們愛去東南亞療癒系的「菩提按摩」,倒不是他家手法有多高明,而是其中提供港式小食,豬扒包、花生西多士、雪菜肉絲麵和各種現榨果汁 都隨便點。又例如洗頭燙髮配卵巢按摩,吃海底撈火鍋配指甲彩繪,在每一張促銷的「功能表」上,不管你想沒想明白,都已經清楚寫滿了各式各樣的誰該配誰。
 在這個城市待的越久,也漸漸習慣了一切皆可套餐,並不知不覺開始「套餐思維」。打電話叫黑車,難免主婦心態順便問問還有什麼服務?非要發 現同時兼有黃牛買票、房屋仲介,這才覺得好用又超值。我發現這座城市的戀愛氛圍也是套餐式的,大家都在想著如何得到與發現「絕配」,有時自己去硬湊,有時 處處精挑細選,至少最基本的擇偶套餐必須是配車配房與北京戶口,而搖滾樂加憤青這是無法組合成一道套餐的,但作投資的加憤青就是大家都想吃的套餐。
 最近身邊的北京女孩流行的則是「珍愛套餐」網戀配對,只要輸入想要的配料,電腦就會每天發給你一些配對對象。基於各種原因而想要「翱翔在真愛的天空」,我也默默地加入了「默契網」的珍愛套餐,精心挑了一張抱著小犬的照片,開始等著我的套餐配對。
 聽說,她的珍愛套餐是一個很會做菜的銀行家,又有傳說,她的珍愛套餐已經在中秋節送出了婚戒。所以當我看到自己的套餐結果,實在是搞不清 楚,我的套餐為什麼是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白髮蒼蒼的微胖男子?滿心狐疑,再仔細看看他的資料,難道是因為他也抱著一隻傻笑的剛毛獵狐梗?......



1. 晾
注音一式 ㄌ|ㄤˋ

 ◎ 把衣服等放在陽光下,或放在通風透氣的地方使乾:~曬。~乾。

把東西曝晒或置於通風處使其乾燥。元˙石君寶˙秋胡戲妻˙第三折:「我這一會兒熱了也,脫下我這衣服來,我試晾一晾咱。」元˙谷子敬˙城南柳˙第一折:「似這等風吹日晾,雪壓霜欺。」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遭,周遭,遭兒,頭一遭兒




領頭字
解形
《說文》:“遭,遇也。人岙人𡁸熷㗝,曹聲。一曰邐行。”
注音
釋義
(一)zao1《廣韻》作曹切,平豪精。幽部。(1)逢,遇到。《說文‧𡁸熷㗝部》:“遭,遇也。”《增韻‧豪韻》:“遭,逢也。”《詩‧齊風‧還》:“子之還兮,遭我乎峱之閒兮。”《後漢書‧儒林傳‧張玄》:“今日相遭,真解矇矣!”李賢注:“遭,逢也。”宋歐陽修《青松贈林子》:“子誠懷美材,但未遭良工。”(2)受到,遭受(多指不幸或不利的事)。《詩‧周頌‧閔予小子》:“閔予小子,遭家不造。”鄭玄箋:“遭武王崩,家道未成。”《論衡‧命義》:“遭者,遭逢非常之變,若成湯囚夏臺,文王厄羑里矣。”唐杜甫《戲簡鄭廣文兼呈蘇司業》:“醉則騎馬歸,頗遭官長㶑罵。”朱德《三明新市》:“多少英雄漢,就地遭非刑。”頻遭官長
(3)際遇。唐柳宗元《鈷鉧潭西小丘記》:“書於石,所以賀茲丘之遭也。”
(4)巡行;週圍。《說文‧𡁸熷㗝部》:“遭,邐行。”段玉裁注:“俗云週遭是也。”王筠句讀:“謂周罒也,迆邐而行,則旋轉而周遭矣。”《增韻‧爻韻》:“遭,巡也。”唐劉禹錫《金陵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元沙正卿《套數‧〔南呂〕一枝花‧安慶湖雪夜》:“愁和悶共淒涼廝纏繳,不離我周遭。”清顧炎武《五臺山記》:“五峰周遭如城,其巔風甚烈,不可居。”
(5)量詞。1.週;圈;轉。唐孟郊《寒地百姓吟》:“華膏隔仙羅,虛遶千萬遭。”明方以智《物理小識‧鳥獸類下》:“蜻蛉綠色者雄,腰間一遭碧色者雌。”2.次,回。宋陶岳《五代史補‧王彥章八軍》:“且共汝輩赤腳入棘鍼地走三五遭,汝等能乎﹖”《三國演義》第十二回:“我往復兩遭,尋覓不見。”《醒世姻緣傳》第二十五回:“真是‘一遭生,兩遭熟’,越發成了相知。”3.排。元孟漢卿《魔合羅》第一折:“俺家裏有一遭新板闥,住兩間高瓦屋。”



遭兒

Reverse searchFulltext SearchSequential search
N.(2)  (Of movement) a turn: 周遭 make a full circle, go round and round;
Words3. 遭兒 [zao1er0], n., (1) a time, an occasion; (2) (of movement) a full circle, a complete turn.

頭一遭兒

  1. 第一次。《紅樓夢.第三○回》:「我長了這麼大,今日頭一遭兒生氣打人,不想偏遇見了你。」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圍;心虛;挹注,溟渤,干謁,跌跌撞撞, 作賊心虛;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白先勇《樹猶如此》




白先勇◎樹猶如此---紀念亡友王國祥君
我家後院西隅近籬笆處曾經種有一排三株義大利柏樹。這種義大利柏樹(Italian Cypress)原本生長於南歐地中海畔,與其他松柏皆不相類。樹的主幹筆直上伸,標高至六、七十呎,但橫枝並不恣意擴張,兩人合抱,便把樹身圈住了,於 是擎天一柱,平地拔起,碧森森像座碑塔,孤峭屹立,甚有氣勢。南加州濱海一帶的氣候,溫和似地中海,這類義大利柏樹,隨處可見。有的人家,深宅大院,柏樹 密植成行,遠遠望去,一片蒼鬱,如同一堵高聳雲天的牆垣。
我是一九七三年春遷入「隱谷」這 棟住宅來的。這個地區叫「隱谷」(Hidden Valley),因為三面環山,林木幽深,地形又相當隱蔽,雖然位於市區,因為有山丘屏障,不易發覺。當初我按報上地址尋找這棟房子,彎彎曲曲,迷了幾次 路才發現,原來山坡後面,別有洞天,谷中隱隱約約,竟是一片住家。那日黃昏驅車沿著山坡駛進「隱谷」,迎面青山綠樹,只覺得是個清幽所在,萬沒料到,谷中 一住迄今,長達二十餘年。 巴薩隆那道(Barcelona Drive)九百四十號在斜坡中段,是一幢很普通的平房。人跟住屋也得講緣份,這棟房子,我第一眼便看中了,主要是為著屋前屋後的幾棵大樹。屋前一棵寶塔 松,龐然矗立,頗有年份,屋後一對中國榆,搖曳生姿,有點垂柳的風味,兩側的灌木叢又將鄰舍完全隔離,整座房屋都有樹蔭庇護,我喜歡這種隱遮在樹叢中的房 屋,而且價錢剛剛合適,當天便放下了定洋。
房子本身保養得還不錯,不須修補。問題出 在園子裡的花草。屋主偏愛常春藤,前後院種滿了這種藤葛,四處竄爬。常春藤的生命力強驚人,要拔掉煞費工夫,還有雛菊、罌粟、木槿都不是我喜愛的花木,全 部根除,工程浩大,絕非我一人所能勝任。幸虧那年暑假,我中學時代的摯友王國祥從東岸到聖芭芭拉來幫我,兩人合力把我「隱谷」這座家園,重新改造,遍植我 屬意的花樹,才奠下日後園子發展的基礎。
憧憬金色前景
王國祥那時正在賓州州 立大學做博士後研究,只有一個半月的假期,我們卻足足做了三十天的園藝工作。每天早晨九時開工,一直到傍晚五、六點鐘才鳴金收兵,披荊斬棘,去蕪存菁,清 除了幾卡車的廢枝雜草,終於把花園理出一個輪廓來。我與國祥都是生手,不慣耕勞,一天下來,腰痠背痛。幸虧聖芭芭拉夏天涼爽,在和風照日下,胼手胝足,實 在算不上辛苦。

聖芭芭拉附近產酒,有一家酒廠釀製一種杏子酒(APrivert), 清香甘冽,是果子酒中的極品,冰凍後,特別爽口。鄰舍有李樹一株,枝椏一半伸到我的園中,這棵李樹真是異種,是牛血李,肉紅汁多,味甜如蜜,而且果實特 大。那年七月,一樹纍纍,掛滿了小紅球,委實誘人。開始我與國祥還有點顧忌,到底是人家的果樹,光天化日之下,採摘鄰居的果子,不免心虛。後來發覺原來加 州法律規定,長過了界的樹木,便算是這一邊的產物。有了法律根據,我們便架上長梯,國祥爬上樹去,我在下面接應,一下工夫,我們便採滿了一桶殷紅光鮮的果 實。收工後,夕陽西下,清風徐來,坐在園中草坪上,啜杏子酒,啖牛血李,一日的疲勞,很快也就恢復了。
聖 芭芭拉(Santa Barbara)有「太平洋的天堂」之稱,這個城的山光水色的確有令人流連低徊之處,但是我覺得這個小城的一個好處是海產豐富:石頭蟹、硬背蝦、海膽、鮑 魚,都屬本地特產,尤其是石頭蟹,殼堅、肉質細嫩鮮甜,而且還有一雙巨螯,真是聖芭芭拉的美味。那個時候美國人還不很懂得吃帶殼螃蟹,碼頭上的魚市場,生 猛螃蟹,團臍一元一隻,尖臍一隻不過一元。王國祥是浙江人,生平就好這一樣東西,我們每次到碼頭魚市,總要攜回四、五隻巨蟹,蒸著吃。蒸蟹第一講究是火 候,過半分便老了,少半分又不熟。王國祥蒸螃蟹全憑直覺,他注視著蟹殼漸漸轉紅叫一聲「好!」將螃蟹從鍋中一把提起,十拿九穩,正好蒸熟。然後佐以薑絲米 醋,再燙一壼紹興酒,那便是我們的晚餐。那個暑假,我和王國祥起碼饕掉數打石頭蟹。那年我剛拿到終身教職,《台北人》出版沒有多久。國祥自加大柏克萊畢業 後,到賓州州大去做博士後研究是他第一份工作,那時他對理論物理還充滿了信心熱忱,我們憧憬,人生前景是金色的,未來命運的凶險,我們當時渾然未覺。
園 子整頓停當,選擇花木卻頗費思量。百花中我獨鍾茶花。茶花高貴,白茶雅潔,紅茶穠麗,粉茶花俏生生、嬌滴滴,自是惹人憐惜。即使不開花,一樹碧亭亭,也是 好看。茶花起源於中國,盛產雲貴高原,後經歐洲才傳到美國來。茶花性喜溫濕,宜酸性土,聖芭芭拉恰好屬於美國的茶花帶,因有海霧調節,這裡的茶花長得分外 豐蔚。我們遂決定,園中草木以茶花為主調,於是遍搜城中苗圃,最後才選中了三十多株各色品種的幼木。美國茶花的命名,有時也頗具匠心:白茶叫「天鵝湖」, 粉茶花叫「嬌嬌女」,有一種紅茶名為「艾森豪威爾將軍」這是十足的美國茶,我後院栽有一棵,後來果然長得偉岸嶔奇,巍巍然有大將之風。
花園中的地標
花 種好了,最後的問題只剩下後院西隅的一塊空地,屋主原來在此搭了一架鞦韆,架子撤走後便留空白一角。因為地區不大,不能容納體積太廣的樹木,王國祥建議: 「這裡還是種Italian Cypress吧。」這倒是好主意,義大利柏樹佔地不多,往空中發展,前途無量。我們買了三株幼苗,沿著籬芭,種了一排。剛種下去,才三、四呎高,國祥預 測:「這三棵柏樹長大,一定會超過你園中其他的樹!」果真,三棵義大利柏樹日後抽發得傲視群倫,成為我花園中的地標。

十 年樹木,我園中的花木,欣欣向榮,逐漸成形。那期間,王國祥已數度轉換工作,他去過加拿大、又轉德州。他的博士後研究並不順遂,理論物理是門高深學問,出 路狹窄,美國學生視為畏途,念的人少,教職也相對有限,那幾年美國大學預算緊縮,一職難求,只有幾家名校的物理系才有理論物理的職位,很難擠進去,亞利桑 拿州立大學曾經有意聘請王國祥,但他卻拒絕了。當年國祥在台大選擇理論物理,多少也是受到李政道、楊振寧獲得諾貝爾獎的鼓勵。後來他進柏克萊,曾跟隨名 師,當時柏克萊物理系竟有六位諾貝爾獎得主的教授。名校名師,王國祥對自己的研究當然也就期許甚高。當他發覺他在理論物理方面的研究無法達成重大突破,不 可能做一個頂尖的物理學家,他就斷然放棄物理,轉行到高科技去了。當然,他一生最高的理想未能實現,這一直是他的一個隱痛。後來他在洛杉磯休斯 (Hughes)公司找到一份安定工作,研究人造衛星。波斯灣戰爭,美國軍隊用的人造衛星就是休斯製造的。
那 幾年王國祥有假期常常來聖芭芭拉小住,他一到我家,頭一件事便要到園中去察看我們當年種植的那些花木。他隔一陣子來,看到後院那三株義大利柏樹,就不禁驚 嘆:「哇,又長高了好多!」柏樹每年升高十幾呎,幾年間,便標到了頂,成為六、七十呎的巍峨大樹。三棵中又以中間那棵最為茁壯,要高出兩側一大截,成了一 個山字形。山谷中,濕度高,柏樹出落得蒼翠欲滴,夕照的霞光映在上面,金碧輝煌,很是醒目。三四月間,園中的茶花全部綻放,樹上綴滿了白天鵝,粉茶花更是 嬌艷光鮮,我的花園終於春意盎然起來。
柏樹無故枯亡
一九八九,歲屬馬年,那 是個凶年,那年夏天,中國大陸發生了天安門「六四」事件,成千上百的年輕生命瞬息消滅。那一陣子天天看電視全神貫注事件的發展,很少到園中走動。有一天, 我突然發覺後院三棵義大利柏樹中間那一株,葉尖露出點點焦黃來。起先我以為暑天乾熱,植物不耐旱,沒料到才是幾天工夫,一棵六、七十呎的大樹,如遭天火雷 殛,驟然間通體枯焦而亡。那些針葉,一觸便紛紛斷落,如此孤標傲世風華正茂的常青樹,數日之間竟至完全壞死。奇怪的是,兩側的柏樹卻好端端的依舊青蒼無 恙,只是中間赫然豎起搞木一柱,實在令人觸目驚心,我只好教人來把枯樹砍掉拖走。從此,我後院的兩側,便出現了一道缺口。柏樹無故枯亡,使我鬱鬱不樂了好 些時日,心中總感到不祥,似乎有甚麼奇禍即將降臨一般。沒有多久,王國祥便生病了。

那 年夏天,國祥一直咳嗽不止,他到美國二十多年,身體一向健康,連傷風感冒也屬罕有。他去看醫生檢查,驗血出來,發覺他的血紅素竟比常人少了一半,一公升只 有六克多。接著醫生替他抽骨髓化驗,結果出來後,國祥打電話給我:「我的舊病又復發了,醫生說,是『再生不良性貧血』。」國祥說話的時候,聲音還很鎮定, 他一向臨危不亂,有科學家的理性與冷靜,可是我聽到那個長長的奇怪病名,就不由得心中一寒,一連串可怕的記憶,又湧了回來。
再生不良性貧血
許 多年前,一九六○的夏天,一個清晨,我獨自趕到台北中心診所的血液科去等候化驗結果,血液科主任黃天賜大夫出來告訴我:「你的朋友王國祥患了『再生不良性 貧血』。」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的病名。黃大夫大概看見我滿面茫然,接著對我詳細解說了番「再生不良性貧血」的病理病因。這是一種罕有的貧血症,骨髓 造血機能失調,無法製造足夠的血細胞,所以紅血球、血小板、紅血素等統統偏低。這種血液病的起因也很複雜,物理、化學、病毒各種因素皆有可能。最後黃大夫 十分嚴肅的告訴我:「這是一種很嚴重的貧血症。」的確,這棘手的血液病,迄至今日,醫學突飛猛進,仍舊沒有發明可以根除的特效藥,一般治療只能用激素刺激 骨髓造血的機能。另外一種治療法便是骨髓移植,但是台灣那個年代,還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那天我走出中心診所,心情當然異常沉重,但當時年輕無知,對這種 症病的嚴重性並不真正了解,以為只要不是絕症,總還有希望治癒。事實上,「再生不良性貧血」患者的治癒率,是極低極低的,大概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會莫名其 妙自己復元。

王國祥第一次患「再生不良性貧血」時在台大物理系正要上三年級,這樣一 來只好休學,而這一休便是兩年。國祥的病勢開始相當險惡,每個月都需到醫院去輸血,每次起碼五百CC。由於血小板過低,凝血能力不佳,經常牙齦出血,甚至 眼球也充血,視線受到障礙。王國祥的個性中,最突出的便是他爭強好勝,永遠不肯服輸的戇直脾氣,是他倔強的意志力,幫他暫時抵擋住排山倒海而來的病災。那 時我只能在一旁替他加油打氣,給他精神支持。他的家已遷往台中,他一個人寄居在台北親戚家養病,因為看醫生方便。常常下課後,我便從台大騎了腳踏車去潮州 街探望他,那時我剛與班上同學創辦了《現代文學》,正處在士氣高昂的奮亢狀態,我跟國祥談論的,當然也就是我辦雜誌的點點滴滴。國祥看見我興致勃勃,他也 是高興的,病中還替《現代文學》拉了兩個訂戶,而且也成為這本雜誌的忠實讀者。事實上王國祥對《現代文學》的貢獻不小,這本賠錢雜誌時常有經濟危機,我初 到加州大學當講師那幾年,因為薪水有限,為籌雜誌的印刷費,經常捉襟見肘。國祥在柏克萊念博士拿的是全額獎學金,一個月有四百多塊生活費。他知道我的困境 後,每月都會省下一兩百塊美金寄給我接濟《現文》,而且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家境不算富裕,在當時,那是很不小的一筆數目。如果有他長期的「經援」, 《現代文學》恐怕早已停刊。
妖魔突然甦醒
我與王國祥十七歲結識,那時我們都 在建國中學念高二,一開始我們之間便有一種異姓手足禍福同當的默契。高中畢業,本來我有保送台大的機會,因為要念水利,夢想日後到長江三峽去築水壩,而且 又等不及要離開家,追尋自由,於是便申請保送台南成功大學,那時只有成大才有水利系。王國祥也有這個念頭,他是他們班上的高材生,考台大,應該不成問題, 他跟我商量好便也投考成大電機系。我們在學校附近一個軍眷村裡租房子住,過了一年自由自在的大學生活。後來因為興趣不合,我重考台大外文系,回到台北。國 祥在成大多念了一年,也耐不住了,他發覺他真正的志向是研究理論科學,工程並非所好,於是他便報考台大的轉學試,轉物理糸。當年轉學、轉系又轉院,難如登 天,尤其是台大,王國祥居然考上了,而且只錄取了他一名。我們正在慶幸,兩人懵懵懂懂,一番折騰,幸好最後都考上與自己興趣相符的校系。可是這時王國祥卻 偏偏遭罹不幸,患了這種極為罕有的血液病。

西醫治療一年多,王國祥的病情並無起色, 而治療費用的昂貴已使得他的家庭日漸陷入困境,正當他的親人感到束手無策的時刻,國祥卻遇到了救星。他的親戚打聽到江南名醫奚復一大夫醫治好一位韓國僑 生,同樣也患了「再生不良性貧血」,病況還要嚴重,西醫已放棄了,卻被奚大夫治癒。我從小看西醫,對中醫不免偏見。奚大夫開給國祥的藥方裡,許多味草藥 中,竟有一劑犀牛角,當時我不懂得犀牛角是中藥的涼血要素,不禁嘖嘖稱奇,而且小小一包犀牛角粉,價值不菲。但國祥服用奚大夫的藥後,竟然一天天好轉,半 年後已不需輸血。很多年後,我跟王國祥在美國,有一次到加州聖地牙哥世界聞名的動物園去觀覽百獸,園中有一群犀牛族,大大小小七隻,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 這種神奇的野獸,我沒想到近距離觀看,犀牛的體積如此龐大,而且皮之堅厚,似同披甲帶鎧,鼻端一角聳然,如利斧朝天,神態很是威武。大概因為犀牛角曾治療 過國祥的病,我對那一群看來兇猛異常的野獸,竟有一份說不出的好感,在欄前盤桓良久才離去。
我 跟王國祥都太過樂觀了,以為「再生不良性貧血」早已成為過去的夢魘,國祥是屬於那百分之五的幸運少數。萬沒料到,這種頑強的疾病,竟會潛伏二十多年,如同 酣睡已久的妖魔,突然甦醒,張牙舞爪反撲過來。而國祥畢竟已年過五十,身體抵抗力比起少年時,自然相差許多,舊病復發,這次形勢更加險峻。自此,我與王國 祥便展開了長達三年,共同抵禦病魔的艱辛日子,那是一場生與死的搏鬥。
時間漏斗無窮盡
鑒 於第一次王國祥的病是中西醫合治醫好的,這一次我們當然也就依照舊法。國祥把二十多年前奚復一大夫的那張藥方找了出來,並託台北親友拿去給奚大夫鑑定,奚 大夫更動了幾樣藥,並加重份量;黃芪、生熟地、黨參、當歸、首烏等都是一些補血調氣的草藥,方子中也保留了犀牛角。幸虧洛杉磯的蒙特利公園市的中藥行這些 藥都買得到。有一家叫「德成行」的老字號,是香港人開的,貨色齊全,價錢公道。那幾年,我替國祥去檢藥,進進出出,「德成行」的老闆夥計也都熟了。因為犀 牛屬於受保護的稀有動物,在美國犀牛角是禁賣的。開始「德成行」的夥計還不肯拿出來,我們懇求了半天,才從一隻上鎖的小鐵匣中取出一塊犀牛角,用來磨些粉 賣給我們。但經過二十多年,國祥的病況已大不同,而且人又不在台灣,沒能讓大夫把脈,藥方的改動,自然無從掌握。這一次,服中藥並無速效。但三年中,國祥 並未停用過草藥,因為西醫也並沒有特效治療方法,還是跟從前一樣,使用各種激素;我們跟醫生曾討論過骨髓移植的可能,但醫生認為,五十歲以上的病人,骨髓 移植風險太大,而且尋找血型完全相符的骨髓贈者,難如海底撈針。

那三年,王國祥全靠 輸血維持生命,有時一個月得輸兩次。我們的心情也就跟著他血紅素的數字上下而陰晴不定。如果他的血紅素維持在九以上,我們就稍寬心,但是一旦降到六,就得 準備,那個週末,又要進醫院去輸血了。國祥的保險屬於凱撒公司(Kaiser Permanente),是美國最大的醫療系統之一。凱撒在洛杉磯城中心的總部是一連串延綿數條街的龐然大物,那間醫院如同一座迷宮,進去後,轉幾個彎, 就不知身在何方了。我進出那間醫院不下四、五十次,但常常闖進完全陌生地帶,跑到放射科、耳鼻喉科去。因為醫院每棟建築的外表都一模一樣,一整排的玻璃門 窗反映著冷冷的青光。那是一座卡夫卡式超現代建築物,進到裡面,好像誤入外星。
因為 輸血可能有反應,所以大多數時間王國祥去醫院,都是由我開車接送。幸好每次輸血時間定在週末星期六,我可以在星期五課後開車下洛杉磯國祥住處,第二天清晨 送他去。輸血早上八點鐘開始,五百CC輸完要到下午四、五點鐘了,因此早上六點多就要離開家。洛杉磯大得可怕,隨便到那裡,高速公路上開一個鐘頭車是很平 常的事,尤其在早上上班時間,十號公路塞車是有名的。住在洛杉磯的人,生命大部份都耗在那八爪魚似的公路網上。由於早起,我陪著王國祥輸血時,耐不住要打 個盹,但無論睡去多久,一張開眼,看見的總是架子上懸掛著的那一袋血漿,殷紅的液體,一滴一滴,順著塑膠管往下流,注入國祥臂彎的靜脈裡去。那點點血漿, 像時間漏斗的水滴,無窮無盡,永遠滴不完似的。但是王國祥躺在床上卻能安安靜靜的接受那八個小時生命漿液的挹注。他兩隻手臂彎上的靜脈都因針頭插入過份頻 繁而經常瘀青紅腫,但他從來也沒有過半句怨言。王國祥承受痛苦的耐力驚人,當他喊痛的時候,那必然是痛苦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能負荷的了。我很少看到像王國祥 那般能隱忍的病人,他這種斯多葛(Stoic)式的精神是由於他超強的自尊心,不願別人看到他病中的狼狽。而且他跟我都了解到這是一場艱鉅無比的奮鬥,需要我們兩個人所有的信心、理性,以及意志力來支撐。我們絕對不能向病魔示弱,露出膽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似乎一直在互相告誡:要挺住,鬆懈不得。
事 實上,只要王國祥的身體狀況許可,我們也儘量設法苦中作樂,每次國祥輸完血後,精神體力馬上便恢復了許多,臉上又浮現了紅光,雖然明知這只是人為的暫時安 康,我們也要趁這一刻享受一下正常生活。開車回家經過蒙特利公園時我們便會到平日喜愛的飯館去大吃一餐,大概在醫院裡磨了一天,要補償起來,胃口特別好。 我們常去「北海漁祁」,因為這家廣東館港味十足,一道「避風塘炒蟹」非常道地。吃了飯便去租錄影帶回去看,我一生中從來沒看過那麼多中港台的「連續劇」, 幾十集的《紅樓夢》、《滿清十三皇》、《嚴鳳英》,隨著那些東扯西拉的故事,一個晚上很容易打發過去。當然,王國祥也很關心世界大勢,那一陣子,東歐共產 國家以及「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土崩瓦解,我們天天看電視,看到德國人爬到東柏林牆上喝香檳慶祝,王國祥跟我都拍手喝起采來,那一刻,「再生不良性 貧血」,真的給忘得精光。
生死場掙扎劇烈
王國祥直到八八年才在艾爾蒙特 (El Monte)買了一幢小樓房,屋後有一片小小的院子,搬進去不到一年,花園還來不及打點好,他就生病了。生病前,他在超市找到一對醬色皮蛋缸,上面有薑黃 色二龍搶珠的浮雕,這對大皮蛋缸十分古拙有趣,國祥買回來,用電鑽鑽了洞,準備作花缸用。有一個星期天,他的精神特別好,我便開車載了他去花圃看花。我們 發覺原來加州也有桂花,登時如獲至寶,買了兩棵回去移植到那對皮蛋缸中。從此,那兩棵桂花,便成了國祥病中的良伴,一直到他病重時,也沒有忘記常到後院去 澆花。

王國祥重病在身,在我面前雖然他不肯露聲色,他獨處時內心的沉重與懼恐,我深 能體會,因為當我一個人靜下來時,我自己的心情便開始下沉了。我曾私下探問過他的主治醫生,醫生告訴我,國祥所患的「再生不良性貧血」,經過二十多年,雖然一度緩解,已經達到末期。他用「End Stage」這個聽來十分刺耳的字眼,他沒有再說下去,我不想聽也不願意他再往下說。然而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問題卻像潮水般經常在我腦海裡翻來滾去:這次王國祥的病,萬一恢復不了,怎麼辦?事實上國祥的病情,常有險狀,以至於一夕數驚。有一晚,我從洛杉磯友人處赴宴回來,竟發覺國祥臥在沙發上已是半昏迷狀態,我趕緊送他上醫院,那晚我在高速公路上起碼開到每小時八十英里以上,我開車的技術並不高明,不辨方向,但人能急中生智,平常四十多分鐘的路程,一半時 間便趕到了。醫生測量出來,國祥的血糖高到八百 MG/DL,大概再晚一刻,他的腦細胞便要受損了。原來他長期服用激素,引發血糖升高,醫院的急診室本來就是一個生死場,凱撒的急診室比普通醫院要大幾倍,裡面的生死掙扎當然就更加劇烈,只看到醫生護士忙成一團,而病人圍困在那一間間用白幌圈成的小隔間裡,卻好像完全被遺忘掉了似的,好不容易盼到醫生來 診視,可是探一下頭,人又不見了。我陪著王國祥進出那間急診室多次,每次一等就等到天亮才有正式病房。
親往大陸尋訪名醫
自 從王國祥生病後,我便開始到處打聽有關「再生不良性貧血」治療的訊息。我在台灣看病的醫生是長庚醫學院的吳德朗院長,吳院長介紹我認識長庚醫院血液科的主治醫生施麗雲女士。我跟施醫生通信討教並把王國祥的病歷寄給她,與她約好,我去台灣時,登門造訪。同時我又遍查中國大陸中醫治療這種病症的書籍雜誌。我在 一本醫療雜誌上看到上海曙光中醫院血液科主任吳正翔大夫治療過這種病,大陸上稱為「再生障礙性貧血」,簡稱「再障」。同時我又在大陸報上讀到河北省石家莊有一位中醫師治療「再障」有特效方法,並且開了一家專門醫治「再障」的診所。我發覺原來大陸上這種病例並不罕見,大陸中西醫結合治療行之有年,有的病療效 還很好。於是我便決定親自往大陸走一趟,也許能夠尋訪到能夠醫治國祥的醫生及藥方。我把想法告訴國祥聽,他說道:「那只好辛苦你了。」王國祥不善言辭,但他講話全部發自內心。他一生最怕麻煩別人,生病求人,實在萬不得已。

一九九○年九月,去大陸之前,我先到台灣,去林口長庚醫院拜訪了施麗雲醫師。施醫生告訴我她也正在治療幾個患「再生不良性貧血」的病人,治療方法與美國醫生大同小異。施醫生看了王國祥的病歷沒有多說甚麼,我想她那時可能不忍告訴我,國祥的病,恐難治癒。
我 攜帶了一大盒重重一疊王國祥的病歷飛往上海,由我在上海的朋友復旦大學陸士清教授陪同,到曙光醫院找到吳正翔大夫。曙光是上海最有名的中醫院,規模相當大。吳大夫不厭其詳以中醫觀點向我解說了「再障」的種種病因及治療方法。曙光醫院治療「再障」也是中西合診,一面輸血,一面服用中藥,長期調養,主要還是 補血調氣。吳大夫與我討論了幾次王國祥的病況,最後開給我一個處方,要我與他經常保持電話聯絡。我聽聞浙江中醫院也有名醫,於是又去了一趟杭州,去拜訪一 位輩份甚高的老中醫,老醫生的理論更玄了,藥方也比較偏。有親友生重病,才能體會得到「病急亂投醫」這句話的真諦。當時如果有人告訴我喜馬拉雅山頂上有神醫,我也會攀爬上去乞求仙丹的。在那時,搶救王國祥的生命,對於我重於一切。
我飛到 北京後的第二天,便由社科院袁良駿教授陪同,坐火車往石家莊去,當晚住歇在河北省政協招待所。那晚在招待所遇見了一位從美國去的工程師,原本也是台灣留美 學生,而且是成大畢業。他知道我為了朋友到大陸訪醫特來看我。我正納悶,這樣偏遠地區怎會有美國來客,工程師一見面便告訴了我他的故事:原來他太太年前車 禍受傷,一直昏迷不醒,變成了植物人。工程師四處求醫罔效,後來打聽到石家莊有位極負盛名的氣功師,開診所用氣功治療病人。他於是辭去了高薪職位,變賣房 財,將太太運到石家莊接受氣功治療。他告訴我每天有四、五位氣功師輪流替他太太灌氣,他講到他太太的手指已經能動,有了知覺,他臉上充滿希望。我深為他感 動,是多大的愛心與信念,使他破釜沈舟,千里迢迢把太太護運到偏僻的中國北方去就醫。這些年來我早已把工程師的名字給忘了,但我卻常常記起他及他的太太, 不知她最後恢復知覺沒有。幾年後我自己經歷了中國氣功的神奇,讓氣功師治療好暈眩症,而且變成了氣功的忠實信徒。當初工程師一番好意,告訴我氣功治病的奧妙,我確曾動過心,想讓王國祥到大陸接受氣功治療。但國祥經常需要輸血,而且又容易感染疾病,實在不宜長途旅行。但這件事我始終耿耿於懷,如果當初國祥嘗 試氣功,不知有沒有復原的可能。
次晨,我去參觀那家專門治療「再障」的診所,會見了 主治大夫。其實那是一間極其簡陋的小醫院,有十幾個住院病人,看樣子都病得不輕。大夫很年輕,講話頗自信,臨走時,我向他買了兩大袋草藥,為了便於攜帶, 都磨成細粉。我提著兩大袋辛辣嗆鼻的藥粉,回轉北京。那已是九月下旬,天氣剛入秋,是北京氣候最佳時節。那是我頭一次到北京,自不免到故宮、明陵去走走, 但因心情不對,毫無遊興。我的旅館就在王府井附近,離天安門不遠。晚上,我信步走到天安門廣場去看看,那片全世界最大的廣場,竟然一片空曠,除了守衛的解 放軍,行人寥寥無幾。相較於一年前「六四」時期,人山人海,民情沸騰的景象,天安門廣場有一種劫後的荒涼與肅殺。那天晚上,我的心境就像北京涼風習習的秋 夜一般蕭瑟。在大陸四處求醫下來,我的結論是,中國也沒有醫治「再生不良性貧血」的特效藥。王國祥對我這次大陸之行,當然也一定抱有許多期望,我怕又會令 他失望了。
王國祥的最後-個生日
回到美國後,我與王國祥商量,最後還是決定 服用曙光醫院吳正翔大夫開的那張藥方,因為藥性比較平和。石家莊醫生的兩大袋藥粉我也扛了回來,但沒有敢用。而國祥的病,卻是一天比一天沉重了。頭一年, 他還支撐著去上班,但每天來回需開兩小時車程,終於體力不支,而把休斯的工作停掉。幸虧他買了殘障保險,沒有因病傾家蕩產。第二年,由於服用太多激素,觸發了糖尿病,又因長期缺血,影響到心臟,發生心律不整,逐漸行動也困難起來。

一九九二年一月,王國祥五十五歲生日,我看他那天精神還不錯便提議到「北海漁祁」,去替他慶生。我們一路上還商談著要點些甚麼菜,談到吃我們的興致又來了。「北 海漁」的停車場上到飯館有一道二十多級的石階,國祥扶著欄杆爬上去,爬到一半,便喘息起來,大概心臟負荷不了,很難受的樣子,我趕忙過去扶著他,要他坐在石階上休息一會兒,他歇了口氣,站起來還想勉強往上爬,我知道,他不願掃興,我勸阻道:「我們不要在這裡吃飯了,回家去做壽麵吃。」我沒有料到,王國祥的病體已經虛弱到舉步維艱了。回到家中,我們煮了兩碗陽春麵,度過王國祥最後的一個生日。星期天傍晚,我要回返聖芭芭拉,國祥送我到門口上車,我在車中反光 鏡裡,瞥見他孤立在大門前的身影,他的頭髮本來就有少年白,兩年多來,百病相纏,竟變得滿頭蕭蕭,在暮色中,分外怵目。開上高速公路後,突然一陣無法抵擋 的傷痛,襲擊過來,我將車子拉到公路一旁,伏在方向盤上,不禁失聲大慟。我哀痛王國祥如此勇敢堅忍,如此努力抵抗病魔咄咄相逼,最後仍然被折磨得形銷骨立。而我自己亦盡了所有的力量,去迴護他的病體,卻眼看著他的生命一點一滴耗盡,終至一籌莫展。我一向相信人定勝天,常常逆數而行,然而人力畢竟不敵天 命,人生大限,無人能破。
送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夏天暑假,我搬到艾爾蒙特王國祥家去住,因為隨時會發生危險。八月十三日黃昏,我從超市買東西回來,發覺國祥呼吸困難,我趕忙打九一一叫了救護車來,用氧氣筒急救,隨即將他扛上救護 車揚長鳴笛往醫院駛去。在醫院住一了兩天,星期五,國祥的精神似乎又好轉了。他進出醫一院多次,這種一情況已習以為一常,我以為大概第二天,他就可以出院 了。我在醫院裡陪了他一個下午,聊了些閒話,晚上八點鐘,他對我說道:「你先回去吃飯吧。」我把一份《世界日報》留給他看,說道:「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交談。星期六一早,醫院打電話來通知,王國祥昏迷不醒,送進了加護病房。我趕到醫院,看見國祥身上已插滿了管子。他的主治醫生告訴我,不 打算用電擊刺激國祥的心臟了,我點頭同意,使用電擊,病人太受罪。國祥昏迷了兩天,八月十七星期一,我有預感恐怕他熬不過那一天。中午我到醫院餐廳匆匆用 了便餐,趕緊回到加護病房守著。顯示器上,國祥的心臟愈跳愈弱,五點鐘,值班醫生進來準備,我一直看著顯示器上國祥心臟的波動,五點二十分,他的心臟終於 停止。我執著國祥的手,送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霎時間,天人兩分,死生契闊,在人間,我向王國祥告了、永別。

一 九五四年,四十四年前的一個夏天,我與王國祥同時匆匆趕到建中去上暑假補習班,預備考大學。我們同級不同班,互相並不認識,那天恰巧兩人都遲到,一同搶著 上樓梯,跌跌撞撞,碰在一起,就那樣,我們開始結識,來往相交,三十八年。王國祥天性善良,待人厚道,孝順父母,忠於朋友。他完全不懂虛偽,直言直語,我 曾笑他說謊話舌頭也會打結。但他講究學問,卻據理力爭,有時不免得罪人,事業上受到阻礙。王國祥有科學天才,物理方面應該有所成就,可惜他大二生過那場大 病,腦力受了影響。他在休斯研究人造衛星,很有心得,本來可以更上一層樓,可是天不假年,五十五歲,走得太早。我與王國祥相知數十載,彼此守望相助,患難 與共,人生道上的風風雨雨,由於兩人同心協力,總能抵禦過去,可是最後與病魔死神一搏,我們全力以赴,卻一敗塗地。
我替王國祥料理完後事回轉聖芭芭拉,夏天已過。那年聖芭芭拉大旱,市府限制用水,不准澆灑花草。幾個月沒有回家,屋前草坪早已枯死,一片焦黃。由於經常跑洛 杉磯,園中缺乏照料,全體花木黯然失色,一棵棵茶花病懨懨,只剩得奄奄一息。我的家,成了廢園一座。我把國祥的骨灰護送返台,安置在善導寺後,回到美國便著手重建家園。草木跟人一樣,受了傷須得長期調養。我花了一兩年工夫,費盡心血,才把那些茶花一一救活。退休後時間多了,我又開始到處蒐集名茶,愈種愈 多,而今園中,茶花成林。我把王國祥家那兩缸桂花也搬了回來,因為長大成形,皮蛋缸已不堪負荷,我便把那兩株桂花移到園中一角,讓它們入土為安。冬去春 來,我園中六、七十棵茶花競相開發,嬌紅嫩白,熱鬧非凡。我與王國祥從前種的那些老茶,二十多年後,已經高攀屋簷,每株盛開起來,都有上百朵。春日負暄, 我坐在園中靠椅上,品茗閱報,有百花相伴,暫且貪享人間瞬息繁華。美中不足的是,抬望眼,總看見園中西隅,剩下的那兩棵義大利柏樹中間,露出一塊楞楞的空 白來,缺口當中,映著湛湛青空,悠悠白雲,那是一道女媧煉石也無法彌補的天裂。
>>>>1999/1/24~26 聯合報 聯合副刊
>>>>樹猶如此》聯合文學出版


***

「由國家資本挹注,透過中外企業合作,外企以技術換市場,提升中國企業的製造力,」


注音 ˋ ㄓㄨˋ
漢語拼音 yì zhù
釋義 
  • 1將液體由一容器注入另一容器。《聊齋志異.卷一.勞山道士》:「遂各覓盎盂,競飲先釂,惟恐樽盡,而往復挹注,竟不少減。」
  • 2比喻取有餘以補不足。宋.陳傅良〈哭呂伯恭郎中舟行寄諸友〉詩:「挹注隘溟渤,扶攜薄穹昊。」

溟渤=大海。唐.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詩:「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干謁。」

干謁=

為謀求祿位而請見當權的人。《舊唐書.卷一七一.裴潾傳》:「臣伏以為真仙有道之士,皆匿其名姓,無求於代,……豈肯干謁公卿,自鬻其術?」唐.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詩:「獨恥事干謁,兀兀遂至今。」

   部首 囗 部首外筆畫 9 總筆畫 12
 注音一式 ㄨㄟˊ
 漢語拼音 w i  注音二式 w i

從四周攔擋、包攏。如:「團團住」。左傳˙僖公五年:「八月甲午,晉侯上陽。」史記˙卷八˙高祖本紀:「東至咸陽,引兵雍王廢丘。」

環繞。如:「繞」。莊子˙則陽:「精至於倫,大至於不可。」紅樓夢˙第五十九回:「賈珍騎馬,率領眾家丁護。」

防守。公羊傳˙莊公十年:「戰不言伐,不言戰。」唐˙韓愈˙張中丞傳後敘:「當其守時,外無蚍蜉蟻子之援,所欲忠者,國與主耳。」

四周、周邊的大小長度。如:「周」、「外」。周禮˙冬官考工記˙鳧氏:「以其鉦之長為之甬長,以其甬長為之,參分其,去一以為衡。」明˙徐弘祖˙徐霞客遊記˙卷三下˙粵西遊日記二:「道旁有空樹一圓,出地尺五,大五尺,中貯水一泓。」

遮蔽用的布類。如:「床」、「轎」。

量詞:(1) 計算兩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合的圓周長度的單位。如:「這個茶壺約有二大小。」(2) 計算兩隻胳膊合抱長度的單位。如:「十粗的大樹。」莊子˙人間世:「匠石之齊,至於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唐˙杜甫˙古柏行:「霜皮溜雨四十,黛色參天二千尺。」

戰事的包擋陣勢。如:「突」。史記˙卷五十六˙陳丞相世家:「高帝用陳平奇計,便單于閼氏,以得開。」


 樹猶如此
樹木尚且有這麼大的變化。見「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條。暗指人事的變遷比樹木更劇烈。多用以感嘆時光的流逝。宋˙辛棄疾˙水龍吟˙楚天千里清秋詞:「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



 1. 心虛
 注音一式 ㄒ|ㄣ ㄒㄩ
 漢語拼音 x n x  注音二式 sh n shi 
 相似詞  相反詞  膽壯
自知理虧而內心害怕不安。三國演義˙第四回:「操賊心虛逃竄,行刺無疑矣。」文明小史˙第四十八回:「勞航芥在對面窗內瞧見了他,自己心虛,命把窗門掩上。」
謙虛不自滿。列子˙仲尼:「南郭子貌充心虛。耳無聞,目無見,口無言,心無知,形無惕。往將奚為。」文明小史˙第四十回:「可見這些人還不心虛,自己不曾涉獵過的學問,就不願意聽。」
中醫泛指心臟的氣血不足,容易心悸、短氣、健忘、胸悶、盜汗等。亦稱某些心律不整、神經衰弱的症狀為「心虛」。
作賊心虛
語本五燈會元˙卷十五˙智門祚禪師法嗣:「卻顧侍者云:『適來有人看方丈麼?』侍者云:『有。』師云:『作賊人心虛。』」後比喻做壞事怕人察覺而內心不安。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一○四回:「偏偏那天又在公館裡被端甫遇見,作賊心虛,從此就不敢再到端甫處搗鬼了。」


柳樹"皆已十圍"是什麼意思?

 2.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注音一式 ㄕㄨˋ |ㄡˊ ㄖㄨˊ ㄘˇ ㄖㄣˊ ㄏㄜˊ |ˇ ㄎㄢ
 漢語拼音 sh  y u r  c  r n h  y  k n  注音二式 sh  y u r  ts  r n h  y  k n
樹木尚且有這麼大的變化,更何況是人呢?語本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言語:「桓公北征經金 城,見前為琅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多用於感傷人生的變化。北周˙庾信˙枯樹賦:「桓大司馬聞而歎曰:『昔年移柳,依依 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唐˙盧照鄰˙病梨樹賦˙序:「豈賦命之理,得之自然,將資生之化,有所偏及。樹猶如此,人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