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佩弦、佩韋、溟若


金溟若 《金溟若散文選》台北:牧童,1977/1993再刷,前有金恒杰、金恆煒兄弟寫的前言,說是父親過世7年編選本。

首篇是《懷念朱自清先生》,附清華大學朱先生在228事件後一個月後,寫信給執教於臺灣大學的金溟若 (此筆名為朱先生所取;學名志超)。可知金溟若先生小學、中學都在日本讀書,漢文程度很有限,關東大地震之後留在溫州,他父親掌省十中--溫州中學前身,請朱先生特別
交-金溟若漢文。他們師生有閒聊、共遊、提攜交情。

末段記朱先生"自云:"吾生謹敕,事事後人,故取名佩弦。"但朱先生何嘗"後人",他的內心是滿堅強的。"
(hc按:知道"佩弦"近50年,今天才知道這是出自《韓非子·觀行》的典故:“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緩己;董安於之性緩,故佩弦,故佩弦以自急。”。)



【名稱】:佩韋佩弦
【拼音】:pèi wéi pèi xián
【釋義】:韋:熟牛皮,弦:弓弦。原指西門豹性急,佩韋自戒;董安於性緩,佩弦自戒。原形容隨時警戒自己。後常比喻有益的規勸。
【出處】:《韓非子·觀行》:“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緩己;董安於之性緩,故佩弦,故佩弦以自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