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故鄉 (魯迅)


故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作者:魯迅
1921年1月

本作品收錄於:《吶喊



我冒了嚴寒,回到相隔二千餘里,別了二十餘年的故鄉去。

時候既然是深冬;漸近故鄉時,天氣又陰晦了,冷風吹進船艙中,嗚嗚的響,從蓬隙向外一望,蒼黃的天底下,遠近橫著幾個蕭索的荒村,沒有一些活氣。我的心禁不住悲涼起來了。

阿!這不是我二十年來時時記得的故鄉?

我所記得的故鄉全不如此。我的故鄉好得多了。但要我記起他的美麗,說出他的佳處來,卻又沒有影像,沒有言辭了。彷彿也就如此。於是我自己解釋說:故鄉本也如此,——雖然沒有進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涼,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變罷了,因為我這次回鄉,本沒有什麼好心緒。

我這次是專為了別他而來的。我們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屋,已經公同賣給別姓了,交屋的期限,只在本年,所以必須趕在正月初一以前,永別了熟識的老屋,而且遠離了熟識的故鄉,搬家到我在謀食的異地去。

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家的門口了。瓦楞上許多枯草的斷莖當風抖著,正在說明這老屋難免易主的原因。幾房的本家大約已經搬走了,所以很寂靜。我到了自家的房外,我的母親早已迎著出來了,接著便飛出了八歲的侄兒宏兒。

我的母親很高興,但也藏著許多淒涼的神情,教我坐下,歇息,喝茶,且不談搬家的事。宏兒沒有見過我,遠遠的對面站著只是看。

但我們終於談到搬家的事。我說外間的寓所已經租定了,又買了幾件傢具,此外須將家裡所有的木器賣去,再去增添。母親也說好,而且行李也略已齊集,木器不便搬運的,也小半賣去了,只是收不起錢來。

「你休息一兩天,去拜望親戚本家一回,我們便可以走了。」母親說。

「是的。」

「還有閏土,他每到我家來時,總問起你,很想見你一回面。我已經將你到家的大約日期通知他,他也許就要來了。」

這時候,我的腦裡忽然閃出一幅神異的圖畫來:深藍的天空中掛著一輪金黃的圓月,下面是海邊的沙地,都種著一望無際的碧綠的西瓜,其間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項帶銀圈,手捏一柄鋼叉,向一匹猹盡力的刺去,那猹卻將身一扭,反從他的胯下逃走了。

這少年便是閏土。我認識他時,也不過十多歲,離現在將有三十年了;那時我的父親還在世,家景也好,我正是一個少爺。那一年,我家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這祭祀,說是三十多年才能輪到一回,所以很鄭重;正月裡供祖像,供品很多,祭器很講究,拜的人也很多,祭器也很要防偷去。我家只有一個忙月(我們這裡給人做工的分三種:整年給一定人家做工的叫長工;按日給人做工的叫短工;自己也種地,只在過年過節以及收租時候來給一定人家做工的稱忙月),忙不過來,他便對父親說,可以叫他的兒子閏土來管祭器的。

我的父親允許了;我也很高興,因為我早聽到閏土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彷彿年紀,閏月生的,五行缺土,所以他的父親叫他閏土。他是能裝弶捉小鳥雀的。

我於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閏土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親告訴我,閏土來了,我便飛跑的去看。他正在廚房裡,紫色的圓臉,頭戴一頂小氈帽,頸上套一個明晃晃的銀項圈,這可見他的父親十分愛他,怕他死去,所以在神佛面前許下願心,用圈子將他套住了。他見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沒有旁人的時候,便和我說話,於是不到半日,我們便熟識了。

我們那時候不知道談些什麼,只記得閏土很高興,說是上城之後,見了許多沒有見過的東西。

第二日,我便要他捕鳥。他說:

"這不能。須大雪下了才好。我們沙地上,下了雪,我掃出一塊空地來,用短棒支起一個大竹匾,撒下秕穀,看鳥雀來吃時,我遠遠地將縛在棒上的繩子只一拉,那鳥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麼都有:稻雞,角雞,鵓鴣,藍背……"

我於是又很盼望下雪。

閏土又對我說:

"現在太冷,你夏天到我們這裡來。我們日裡到海邊撿貝殼去,紅的綠的都有,鬼見怕也有,觀音手也有。晚上我和爹管西瓜去,你也去。"

"管賊麼?"

"不是。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個瓜吃,我們這裡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獾豬,刺蝟,猹。月亮底下,你聽,啦啦的響了,猹在咬瓜了。你便捏了胡叉,輕輕地走去……"

我那時並不知道這所謂猹的是怎麼一件東西——便是現在也沒有知道——只是無端的覺得狀如小狗而很兇猛。

"他不咬人麼?"

"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見猹了,你便刺。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來,反從胯下竄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這許多新鮮事:海邊有如許五色的貝殼;西瓜有這樣危險的經歷,我先前單知道他在水果店裡出賣罷了。

"我們沙地裡,潮汛要來的時候,就有許多跳魚兒只是跳,都有青蛙似的兩個腳……"

阿!閏土的心裡有無窮無盡的稀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們不知道一些事,閏土在海邊時,他們都和我一樣只看見院子裡高牆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正月過去了,閏土須回家裡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廚房裡,哭著不肯出門,但終於被他父親帶走了。他後來還托他的父親帶給我一包貝殼和幾支很好看的鳥毛,我也曾送他一兩次東西,但從此沒有再見面。

現在我的母親提起了他,我這兒時的記憶,忽而全都閃電似的蘇生過來,似乎看到了我的美麗的故鄉了。我應聲說:

"這好極!他,——怎樣?……"

"他?……他景況也很不如意……"母親說著,便向房外看,"這些人又來了。說是買木器,順手也就隨便拿走的,我得去看看。"

母親站起身,出去了。門外有幾個女人的聲音。我便招宏兒走近面前,和他閑話:問他可會寫字,可願意出門。

"我們坐火車去麼?"

"我們坐火車去。"

"船呢?"

"先坐船,……"

"哈!這模樣了!鬍子這麼長了!"一種尖利的怪聲突然大叫起來。

我吃了一嚇,趕忙抬起頭,卻見一個凸顴骨,薄嘴唇,五十歲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兩手搭在髀間,沒有系裙,張著兩腳,正像一個畫圖儀器裡細腳伶仃的圓規。

我愕然了。

"不認識了麼?我還抱過你咧!"

我愈加愕然了。幸而我的母親也就進來,從旁說:

"他多年出門,統忘卻了。你該記得罷,"便向著我說,"這是斜對門的楊二嫂,……開豆腐店的。"

哦,我記得了。我孩子時候,在斜對門的豆腐店裡確乎終日坐著一個楊二嫂,人都叫伊"豆腐西施"⑹。但是擦著白粉,顴骨沒有這麼高,嘴唇也沒有這麼薄,而且終日坐著,我也從沒有見過這圓規式的姿勢。那時人說:因為伊,這豆腐店的買賣非常好。但這大約因為年齡的關係,我卻並未蒙著一毫感化,所以竟完全忘卻了。然而圓規很不平,顯出鄙夷的神色,彷彿嗤笑法國人不知道拿破崙,美國人不知道華盛頓似的,冷笑說:

"忘了?這真是貴人眼高……"

"那有這事……我……"我惶恐著,站起來說。

"那麼,我對你說。迅哥兒,你闊了,搬動又笨重,你還要什麼這些破爛木器,讓我拿去罷。我們小戶人家,用得著。"

"我並沒有闊哩。我須賣了這些,再去……"

"阿呀呀,你放了道台了,還說不闊?你現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門便是八抬的大轎,還說不闊?嚇,什麼都瞞不過我。"

我知道無話可說了,便閉了口,默默的站著。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錢,便愈是一毫不肯放鬆,愈是一毫不肯放鬆,便愈有錢……"圓規一面憤憤的迴轉身,一面絮絮的說,慢慢向外走,順便將我母親的一副手套塞在褲腰裡,出去了。

此後又有近處的本家和親戚來訪問我。我一面應酬,偷空便收拾些行李,這樣的過了三四天。

一日是天氣很冷的午後,我吃過午飯,坐著喝茶,覺得外面有人進來了,便回頭去看。我看時,不由的非常出驚,慌忙站起身,迎著走去。

這來的便是閏土。雖然我一見便知道是閏土,但又不是我這記憶上的閏土了。他身材增加了一倍;先前的紫色的圓臉,已經變作灰黃,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皺紋;眼睛也像他父親一樣,周圍都腫得通紅,這我知道,在海邊種地的人,終日吹著海風,大抵是這樣的。他頭上是一頂破氈帽,身上只一件極薄的棉衣,渾身瑟索著;手裡提著一個紙包和一支長煙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記得的紅活圓實的手,卻又粗又笨而且開裂,像是松樹皮了。

我這時很興奮,但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只是說:

"阿!閏土哥,——你來了?……"

我接著便有許多話,想要連珠一般湧出:角雞,跳魚兒,貝殼,猹,……但又總覺得被什麼擋著似的,單在腦裡面迴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臉上現出歡喜和淒涼的神情;動著嘴唇,卻沒有作聲。他的態度終於恭敬起來了,分明的叫道:

"老爺!……"

我似乎打了一個寒噤;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說不出話。

他回過頭去說,"水生,給老爺磕頭。"便拖出躲在背後的孩子來,這正是一個廿年前的閏土,只是黃瘦些,頸子上沒有銀圈罷了。"這是第五個孩子,沒有見過世面,躲躲閃閃……"

母親和宏兒下樓來了,他們大約也聽到了聲音。

"老太太。信是早收到了。我實在喜歡的不得了,知道老爺回來……"閏土說。

"阿,你怎的這樣客氣起來。你們先前不是哥弟稱呼麼?還是照舊:迅哥兒。"母親高興的說。

"阿呀,老太太真是……這成什麼規矩。那時是孩子,不懂事……"閏土說著,又叫水生上來打拱,那孩子卻害羞,緊緊的只貼在他背後。

"他就是水生?第五個?都是生人,怕生也難怪的;還是宏兒和他去走走。"母親說。

宏兒聽得這話,便來招水生,水生卻鬆鬆爽爽同他一路出去了。母親叫閏土坐,他遲疑了一回,終於就了坐,將長煙管靠在桌旁,遞過紙包來,說:

"冬天沒有什麼東西了。這一點乾青豆倒是自家曬在那裡的,請老爺……"

我問問他的景況。他只是搖頭。

"非常難。第六個孩子也會幫忙了,卻總是吃不夠……又不太平……什麼地方都要錢,沒有規定……收成又壞。種出東西來,挑去賣,總要捐幾回錢,折了本;不去賣,又只能爛掉……"

他只是搖頭;臉上雖然刻著許多皺紋,卻全然不動,彷彿石像一般。他大約只是覺得苦,卻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時,便拿起煙管來默默的吸煙了。

母親問他,知道他的家裡事務忙,明天便得回去;又沒有吃過午飯,便叫他自己到廚下炒飯吃去。

他出去了;母親和我都嘆息他的景況:多子,饑荒,苛稅,兵,匪,官,紳,都苦得他像一個木偶人了。母親對我說,凡是不必搬走的東西,盡可以送他,可以聽他自己去揀擇。

下午,他揀好了幾件東西:兩條長桌,四個椅子,一副香爐和燭臺,一桿抬秤。他又要所有的草灰(我們這裡煮飯是燒稻草的,那灰,可以做沙地的肥料),待我們啟程的時候,他用船來載去。

夜間,我們又談些閑天,都是無關緊要的話;第二天早晨,他就領了水生回去了。

又過了九日,是我們啟程的日期。閏土早晨便到了,水生沒有同來,卻只帶著一個五歲的女兒管船隻。我們終日很忙碌,再沒有談天的工夫。來客也不少,有送行的,有拿東西的,有送行兼拿東西的。待到傍晚我們上船的時候,這老屋裡的所有破舊大小粗細東西,已經一掃而空了。

我們的船向前走,兩岸的青山在黃昏中,都裝成了深黛顏色,連著退向船後梢去。

宏兒和我靠著船窗,同看外面模糊的風景,他忽然問道:

"大伯!我們什麼時候回來?"

"回來?你怎麼還沒有走就想回來了。"

"可是,水生約我到他家玩去咧……"他睜著大的黑眼睛,癡癡的想。

我和母親也都有些惘然,於是又提起閏土來。母親說,那豆腐西施的楊二嫂,自從我家收拾行李以來,本是每日必到的,前天伊在灰堆裡,掏出十多個碗碟來,議論之後,便定說是閏土埋著的,他可以在運灰的時候,一齊搬回家裡去;楊二嫂發見了這件事,自己很以為功,便拿了那狗氣殺(這是我們這裡養雞的器具,木盤上面有著柵欄,內盛食料,雞可以伸進頸子去啄,狗卻不能,只能看著氣死),飛也似的跑了,虧伊裝著這麼高低的小腳,竟跑得這樣快。

老屋離我愈遠了;故鄉的山水也都漸漸遠離了我,但我卻並不感到怎樣的留戀。我只覺得我四面有看不見的高牆,將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氣悶;那西瓜地上的銀項圈的小英雄的影像,我本來十分清楚,現在卻忽地模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

母親和宏兒都睡著了。

我躺著,聽船底潺潺的水聲,知道我在走我的路。我想:我竟與閏土隔絕到這地步了,但我們的後輩還是一氣,宏兒不是正在想念水生麼。我希望他們不再像我,又大家隔膜起來……然而我又不願意他們因為要一氣,都如我的辛苦輾轉而生活,也不願意他們都如閏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願意都如別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們應該有新的生活,為我們所未經生活過的。

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來了。閏土要香爐和燭臺的時候,我還暗地裡笑他,以為他總是崇拜偶像,什麼時候都不忘卻。現在我所謂希望,不也是我自己手製的偶像麼?只是他的願望切近,我的願望茫遠罷了。

我在朦朧中,眼前展開一片海邊碧綠的沙地來,上面深藍的天空中掛著一輪金黃的圓月。我想: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一九二一年一月

素交;什麼是真正的交情 (錢鍾書)


什麼是真正的交情
錢鍾書/文

● ● ●在我一知半解的幾國語言裡,沒有比中國古語所謂“素交”更能表出友誼的骨髓。一個“素”字把純潔真樸的交情的本體,形容盡致。素是一切顏色的基礎,同時也是一切顏色的調和,像白日包含著七色。真正的交情,看來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誼。




假使戀愛是人生的必需,那末,友誼只能算是一種奢侈。所以,上帝垂憐阿大(Adam)的孤寂,只為他造了夏娃,並未另造個阿二。我們常把火焰來比戀愛,這個比喻有我們意想不到的貼切。戀愛跟火同樣的貪濫,同樣的會蔓延,同樣的殘忍,消滅了堅牢結實的原料,把灰燼去換光明和熱烈。像拜倫,像哥德,像繆塞,野火似的捲過了人生一世,一個個白色的,栗色的,棕色的情婦的血淋淋的紅心,白心,黃心(孫行者的神通),都燒炙成死灰,只算供給了燃料。

情婦雖然要新的才有趣,朋友還讓舊的好。時間對於友誼的磨蝕,好比水流過石子,反把它洗琢得光潔了。因為友誼不是尖利的需要,所以在好朋友間,極少發生那厭倦的先驅,一種厴足(意:滿足)的情緒,像我們吃完最後一道菜,放下刀叉,靠著椅背,準備叫侍者上咖啡時的感覺,還當然不可一概而論,看你有的是什麼朋友。

西諺云:“急需或困乏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不免膚淺。我們有急需的時候,是最不需要朋友的時候。朋友有錢,我們需要他的錢;朋友有米,我們缺乏的是他的米。那時節,我們也許需要真正的朋友,不過我們真正的需要並非朋友。我們講交情,揩面子,東借西挪,目的不在朋友本身,只是把友誼作為可利用的工具,頂方便的法門。

常時最知情識趣的朋友,在我們窮急時,他的風趣,他的襟抱,他的韻度,我們都無心欣賞了。兩袖包著清風,一口咽著清水,而云傾聽良友清談,可忘飢渴,即清高到沒人氣的名士們,也未必能清苦如此。此話跟劉孝標所謂勢交利交的一派牢騷,全不相干,朋友的慷慨或吝嗇,肯否排難濟困,這是一回事;我們牢不可破的成見,以為我和某人既有朋友之分,我有困難,某人理當扶助,那是另一回事。

盡許朋友疏財仗義,他的竟算是我的,在我窮急告貸的時節,總是心存不良,滿口親善,其實別有作用。試看世間有多少友誼,因為有求不遂,起了一層障膜;同樣,假使我們平日極瞧不起、最不相與的人,能在此時幫忙救急,反比平日的朋友來得關切,我們感激之餘,可以立刻結為新交,好幾年積累的友誼,當場轉移對象。在困乏時的友誼,是最不值錢了——不,是最可以用錢來估定價值了!我常感到,自《廣絕交論》以下,關於交誼的詩文,都不免對朋友希望太奢,批評太刻,只說做朋友的人的氣量小,全不理會我們自己人窮眼孔小,只認得錢類的東西,不認得借未必有、有何必肯的朋友。

古爾斯密的東方故事《阿三痛史》,頗少人知,1877年出版的單行本,有一篇序文,中間說,想創立一種友誼測量表,以朋友肯借給他的錢多少,定友誼的高下。這種沾光揩油的交誼觀,甚至雅人如張船山,也未能免除,所以他要怨什麼“事能容俗猶嫌傲,交為通財漸不親”。《廣絕交論》只代我們罵了我們的勢利朋友,我們還需要一篇《反絕交論》,代朋友來罵他們的勢利朋友,就是我們自己。

《水滸》裡寫宋江刺配江州,戴宗向他討人情銀子,宋江道:“人情,人情,在人情願!”真正至理名言,比劉孝標、張船山等的見識,高出萬倍。說也奇怪,這句有“恕”道的話,偏出諸船火兒張橫所謂“不愛交情只愛錢”,打家劫舍的強盜頭子,這不免令人搖頭嘆息了:第一嘆來,嘆惟有強盜,反比士大夫輩明白道理!然而且慢,還有第二嘆;第二嘆來,嘆明白道理,而不免放火殺人,言行不符,所以為強盜也!


從物質的周濟說到精神的補助,我們便想到孔子所謂直諒多聞的益友。這個漂白的功利主義,無非說,對於我們品性和智識有利益的人,不可不與結交。我的偏見,以為此等交情,也不甚鞏固。孔子把直諒的益友跟“便僻善柔”的損友反襯,當然指那些到處碰得見的,心直口快,規過勸善的少年老成人。生就鬥蟋蟀般的脾氣,一搠一跳,護短非凡,為省事少氣惱起見,對於喜管閒事的善人們,總盡力維持著尊敬的距離。不過,每到冤家狹路,免不了聽教訓的關頭,最近涵養功深,子路聞過則喜的境界,不是區區誇口,頗能做到。

聽直諒的“益友”規勸,你萬不該良心發現,哭喪著臉;他看見你惶恐觳觸的表情,便覺得你邪不勝正,長了不少氣勢,帶罵帶勸,說得你有口難辯,然後幾句甜話,拍肩告別,一路上忻然獨笑,覺得替天行道,做了無量功德。反過來,你若一臉堆上濃笑,滿口承認;他說你罵人,你便說像某某等輩,不但該罵,並且該殺該剮,他說你刻毒,你就說,豈止刻毒,還想下毒,那時候,該他拉長了像烙鐵熨過的臉,哭笑不得了。大凡最自負心直口快,喜歡規過勸善的人,像我近年來所碰到的基督教善男信女,同時最受不起別人的規勸。因此,你不大看見直諒的人,彼此間會產生什麼友誼;大約直心腸頗像幾何學裡的直線,兩條平行了,永遠不會接合。

多聞的“益友”,也同樣的靠不住。見聞多,己誦廣的人,也許可充顧問,未必配做朋友,除非學問以外,他另有引人的魔力。德白落斯批評伏爾泰道:“別人敬愛他,無非為他做的詩好。確乎他的詩做得不壞,不過,我們只該愛他的詩。”——言外之意,當然是,我們不必愛他的人。我去年聽見一句話,更為痛快。一位男朋友慫恿我為他跟一位女朋友撮合,生平未做媒人,好奇的想嘗試一次。見到那位女朋友,聲明來意,第一項先說那位男朋友學問頂好,正待極合科學方法的數說第二項第三項,那位姑娘輕冷地笑道:“假使學問好便該嫁他,大學文科老教授裡有的是鰥夫。”這兩個例子,對於多聞的“益友”,也可應用。譬如看書,參考書材料最豐富,用處最大,然而極少有人認它為伴侶的讀物。


頤德《日記》有個極妙的測驗;他說,關於有許多書,我們應當問:這種書給什麼人看?關於有許多人,我們應該問:這種人能看什麼書?照此說法,多聞的“益友”就是專看參考書的人。多聞的人跟參考書往往同一命運,一經用過,彷彿擠乾的檸檬,嚼之無味,棄之不足惜。

這並不是說,朋友對於你毫無益處;我不過解釋,能給你身心利益的人,未必就算朋友。朋友的益處,不能這樣拈斤播兩的講。真正的友誼的形成,並非由於雙方有意的拉攏,帶些偶然,帶些不知不覺。在意識層底下,不知何年何月潛伏著一個友誼的種子;咦!看它在心面透出了萌芽。在溫暖固密,春夜一般的潛意識中,忽然偷偷的鑽進了一個外人,哦!原來就是他!真正友誼的產物,只是一種滲透了你的身心的愉快。沒有這種愉快,隨你如何直諒多聞,也不會有友誼。接觸著你真正的朋友,感覺到這種愉快,你內心的鄙吝殘忍,自然會消失,無需說教似的勸導。


你沒有聽過窮冬深夜壁爐煙囪裡呼嘯著的風聲麼?像把你胸懷間的鬱結體貼出來,吹盪到消散,然而不留語言文字的痕跡、不受金石絲竹的束縛。百讀不厭的黃山谷《茶詞》說得最妙:“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以交友比喫茶,可謂確當,存心要交“益友”的人,便不像中國古人的品茗,而頗像英國人下午的喫茶了:濃而苦的印度紅茶,還要方糖牛奶,外加麵包牛油糕點,甚至香腸肉餅子,乾的濕的,熱鬧得好比水陸道場,胡亂填滿肚子完事。

在我一知半解的幾國語言裡,沒有比中國古語所謂“素交”更能表出友誼的骨髓。一個“素”字把純潔真樸的交情的本體,形容盡致。素是一切顏色的基礎,同時也是一切顏色的調和,像白日包含著七色。真正的交情,看來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誼。假使交誼不淡而膩,那就是戀愛或者柏拉圖式的友情了。中國古人稱夫婦為“膩友”,也是體貼入微的雋語,外國文裡找不見的。所以,真正的友誼,是比精神或物質的援助更深微的關係。

蒲伯對鮑林白洛克的稱謂,極有斟酌,極耐尋味:“哲人,導師,朋友。”我有大學時代五位最敬愛的老師,都像蒲伯所說,以哲人導師而更做朋友的;這五位老師以及其他三四位好朋友,全對我有說不盡的恩德;不過,我跟他們的友誼,並非由於說不盡的好處,倒是說不出的要好。孟太尼解釋他跟拉白哀地生死交情的話,頗可藉用:“因為他是他,因為我是我”,沒有其他的話可說。素交的素字已經把這個不著色相的情誼體會出來了;“口不能言”的快活也只可採取無字天書的作法去描寫罷。

還有一類朋友,與素交略有不同。這一等朋友大多數是比你年紀稍輕的總角交。說你戲弄他,你偏愛他;說你欺侮他,你卻保護他,彷彿約翰生和鮑斯威兒的關係。這一類朋友,像你的一個小小的秘密,是你私有,不大肯公開,只許你對他嘻笑怒罵。素交的快活,近於品茶;這一類狎友給你的愉快,只能比金聖嘆批西廂所謂隱處生疥,閉戶痛搔,不亦快哉。頤羅圖《少女求夫記》有一節妙文,刻畫微妙舒適的癬癢也能傳出這個感覺。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溘,溘然,不忍,董橋:話舊圖,殷拳,牽率

5. 
注音一式 ㄎㄜˋ ㄖㄢˊ
漢語拼音 k  r 注音二式 k  r
相似詞 忽然 相反詞 
突然。唐˙白居易˙與元九書:「然而至,則如之何?」



倏忽﹑突然。楚辭˙屈原˙離騷:「寧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為此態也。」文選˙江淹˙恨賦:「朝露至,握手何言。」


掩蓋。楚辭˙屈原˙離騷:「駟玉以乘鷖兮,埃風余上征。」王逸˙注:「,猶掩也。」唐˙李賀˙七月一日曉入太行山詩:「一夕遶山秋,香露蒙菉。」


不忍bù rěnㄅㄨˋ ㄖㄣˇ
  1. 不能忍耐、不能忍受。論語.衛靈公:「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文選.朱浮.為幽州牧與彭寵書:「高論堯舜之道.不忍桀紂之性。」
  2. 不忍心。孟子.公孫丑上:「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文選.干寶.晉紀總論:「以至于太王,為戎翟所逼,而不忍百姓之命,杖策而去之。」

基本信息編輯

(1)、不忍心,感情上覺得過不去,不願割捨。
《穀梁傳·桓公元年》:“先君不以其道終,則子弟不忍即位也。”
《史記·項羽本紀》:“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嚐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
《東周列國志》第一百五回:“秦之施於君者厚矣!嫪毐之逆,由君始之,寡人不忍加誅,聽君就國。”
(2)、不忍耐;不忍受。
《論語·衛靈公》:“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晉·干寶《搜神記》卷十二:“ 阮士瑀傷於虺,不忍其痛,數嗅其瘡。”
宋·蘇軾《休兵久矣而國用日困策》:“不忍藥石之苦、針砭之傷,一旦流而入於骨髓,則愚恐其苦之不止於藥石,而傷之不止於針砭也。”
(3)、不收斂。
《楚辭·離騷》:“ 澆身被服強圉兮,縱慾而不忍。”
漢·朱浮《為幽州牧與彭寵書》:“高論堯、舜之道,不忍桀、紂之性,生為世笑,死為愚鬼,不亦哀乎?”
(4)、不能忍受;不願意。
《孟子·離婁下》:“我不忍以夫子之道,反害夫子。”
《史記·亷頗藺相如列傳》:“ 相如素賤人,吾羞,不忍為之下。”
《三國志平話》卷上:“[妻子]到於庵門,見學究疾病,不忍見之,用手掩口鼻,斜身與學究飯吃。”
(5)、捨不得。
清·李漁《閒情偶寄·詞曲》:“予初閱時,不忍釋卷。”
清·趙翼《甌北詩話·白香山詩》:“[香山詩]古體則令人心賞意愜,得一篇輒愛一篇,幾於不忍釋手。”
郭小川《木瓜樹的風波》詩:“此刻呀,他還不忍和同志們告別。”

不忍的起源編輯

《世說新語》載:石崇每邀客宴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飲不盡者,使黃門交斬美人。王丞相(導)與大將軍王敦,嘗共詣寵,丞相素不能飲,輒自勉強,至於沉醉。每至大將軍,固不飲以觀其變。已斬三美人,顏色如故,尚不肯。丞相讓之,大將軍曰:“自殺伊家人,何預卿事?”

周六大赏丨董橋:話舊圖

2016-02-06 


老輩人紛紛歇息,文林畫壇掌故大半湮沒,隨便一段記憶中舊聞核實越發不易,老書報老雜誌翻找也難,沒辦法。懂電腦的朋友說電腦裏查得到。有些很靈,一查就有,有些不靈,還是闕如。往往只是一些小軼事,貪有趣,寫文章用上幾筆是甘草,細微處查不到要靠舊筆記舊日記粗粗一提,也許失真,將就着用。前陣子上海拍賣行雜誌刊登張大千《不忍話舊圖》,配上溥心畬題《不忍話舊圖》五言律詩,朱省齋舊藏。

我隱約記得這幅畫,也隱約記得這首詩。漏夜翻找沈葦窗主編的幾叠舊雜誌,運氣好,找到一九七○年六月《大人》第二期,朱省齋寫〈溥心畬二三事〉,配了這幅畫和這幅詩。朱先生說一九五三年初夏,張大千從紐約發電報說會去東京一遊,深盼省齋也抽空趕去聚首。省齋去了。四月初一大千生日,省齋請他到上野萬壽樓吃麵,兩人喝酒談天甚歡,回了寓所大千立刻展紙揮毫畫了這幅《不忍話舊圖》送給省齋,題識曰:「省齋道兄知余將自南美來遊東京,遂從香港先來迎候,情意殷拳,傾吐肺腑,而各以人事牽率,未得久聚。治亂無常,流離未已,把臂入林,知復何日耶?為寫數筆,留以為念,傳之後世,或將比之顏平原明遠帖,知吾二人相契之深且厚也。癸巳四月同在東京不忍池上。蜀郡張大千爰」。朱省齋說一九五六那年,溥心畬到省齋東京寓所看了這幅畫頗有感思,索紙題詩相贈曰:「相逢離亂後,林下散幽襟;共作風塵客,同懷雲水心。興生元亮酒,情契伯牙琴;話舊傳千古,寧知鬢雪侵。題大千贈省齋不忍話舊圖,丙申春二月同客江戶。溥儒」。畫極好,詩也好,都不大,詩畫配成一對,文人氣息濃極了。

我這一代人少小時候經歷一九四九年大陸易幟巨變,難忘那幾年大人長輩老師憂國憂家的神情,一看張大千感嘆「治亂無常,流離未已」,悲痛之餘倍覺「相逢離亂後」的親切。張大千和朱省齋後來反目絕交,視同陌路,畫中兩人一段情誼反倒大可回味。上海那家拍賣行不久出版的拍賣圖錄找不到這幅畫和這幅詩,該是抽掉了。楊凡倒藏了一件印刷本,尺寸與原作相仿,聽說只印二十張,他裝了鏡框送給林道群。真想知道原畫真迹歸了誰,打電話問崔老先生。老先生早年見過朱省齋,朱省齋看他小伙子愛理不理,謙謙卑卑買了朱家一幅古畫才露出笑臉。崔老說他見過《不忍話舊圖》真迹,真精美,溥心畬的詩也好:「隱隱記得日本人給張大千印過一些,朱省齋存了幾張,我瞧不起印刷本,沒跟他要,如今印刷本也稀貴了!」粗略算算崔老快過米壽,子孫孝順,在美國做寓公做了幾十年,聽聲音精神大好,高聲罵我那麼久不打電話問他是死是活,罵我寄書給他連信都懶得附一封。歲數大了我真的懶了,應酬可免都免,寫信尤其疏闊,早些年愛收古銅器還經常打電話請教崔老,他是專家,家藏銅爐佛像又多又精,一批批都拍賣了,福蔭兩三代。崔家舊藏古畫也轉手了,只留一些陪他養老。從前我寫文章老先生不吝提點,助我開竅,評語不出兩三個字:「好看」,「不好看」。我聽多了下筆摸出門路,一生不敢忘懷。老先生五六十年代留英留了八九年,常說理論他不懂,文章好看不好看他懂,中文外文都一樣,要的是一個字:「真」;再附另一個字:「博」:「真而不博則淺薄,博而不真乃賣弄。又真又博一定好看。」不容易啊,他說,非練它數十寒暑把不出文字脈象,醫不好文中病句。還說最好是性情中人,愛恨分明,天份隨之滲出來。

老先生個子矮小,五官清貴,說話很慢,看書很快,我們試過他,《泰晤士報》一篇千字訃聞一分半鐘看完了,重述一遍絲毫不差。于右任陝西同鄉,讀過燕京讀過復旦,留學劍橋,祖上發家故事從來不說,老上海老南洋好像都有祖輩生意。七十年代他常去倫敦,新加坡老朋友羅門介紹我認識,偏巧崔太太姓董,我們成了好朋友。那時候稱他崔先生,四十幾五十不到,九十年代三藩市重逢,董大姐下世兩年了,崔先生蒼老了許多,是老先生了。他說他好多年不去倫敦,老朋友都不在,沒意思,路又遠,坐長途飛機累壞了。崔老愛住的那家小旅館不知道還在不在。倫敦西區一條小街巷,愛德華年月老宅院,古舊幽靜,氣韻典雅,連門廊兩邊的花木都蒼秀,很像克里斯蒂一九六五年偵探小說《伯特倫旅館》寫的那家老客棧。聽說戰亂時期那一帶房子炸毀了好幾家,戰後修復的修復,重建的重建,老客棧傷勢輕微,很快回復舊觀,白牆花磚,大門旋轉,英國各地名門故家紳士淑女到了倫敦都愛住,外國遊客也喜歡,美國人法國人都住,說是英國風味濃厚,喝錫蘭名茶,吃鄉村鬆餅,酒吧裏酒保會調英國人愛喝的雪利酒也會調美國人上癮的波旁威士忌、黑麥威士忌和雞尾酒。門房制服像陸軍元帥。大廳空調長年如春。絲絨軟椅不高不矮,關節風濕腰骨退化的老先生老太太坐下來舒服站起來不費勁。

崔先生說櫃台經理禮貌周到,噓寒問暖,住過一回下回再住門房侍應總是讓你覺得回了家了。我和羅門常到旅館陪崔先生崔太太吃早餐,太陽蛋配香腸香極了,鬆餅真的好,別處吃不到。吃完了崔太太跟朋友去逛牛津街,我們陪崔先生逛古董店,一邊逛一邊聽他講解,像上課,太有用了。英國老闆都喜歡跟崔先生閑聊,說他知識廣博,精通文物,英語又說得比英國人講究,字字貼切,句句入骨,後頭寶庫裏珍藏的精品全搬出來給崔先生看,稀世的幾個宣德銅爐都歸了崔先生。還有宋元明清銅雕佛像,崔先生只選中原型制不要西藏作品,說中原清秀,西域粗獷,少了幾分淨沉氣韻。前不久我請回一尊明代釋迦,昨天電傳給崔老先生看,他說求的正是這樣的藝術品:「這才是綉戶侯門女,青燈古佛旁,靜心相對,不難消受黃卷伴更長,銀缸午夜香!」老先生說一九五八年他初到英倫,舊貨肆中撿得陳老蓮枯筆白描觀音像,寥寥幾筆慈悲盡現,清代裱工,鑲了楠木小鏡框,才八行箋紙那麼小,董大姐床頭供養了幾十年,陪她入土了。他說觀音佛陀雕刻繪畫貴在開臉祥瑞,線條簡麗,氣宇古秀,畫家雕手洗去胸中塵俗靈光一現才辦得到。那天掛掉電話前崔老先生提醒我張大千《不忍話舊圖》畫得好沒話說,借東京不忍池寄托畫意尤其大妙。他說「不忍」二字藏悲藏喜,早年收過清人元曲冊頁,畫艷詞艷,工楷抄錄驚好夢幾聲寒雁,伴人愁一點孤燈,「臨歧執手,不忍分別」。收尾那幅題了「把捱過的凄凉記着,來時節一句句向枕頭儿上言,一星星向被窩儿裏說」,柔冶得要命,聽說熊式一貪玩譯了英文,找不到了。

---

鴛鴦蝴蝶派文人 - Page 54 - Google Books Result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sbn=9862217200 - Translate this page
張永久 - 2011 - ‎Biography & Autobiography
... 著賢聲。辛亥夏,余為《申報》創編《自由談》,廣徵文藝,君方在紹興幕,以詩八律見投,余讀之,大為傾倒。旋復得其短篇小說,益歎賞不已,飛書報謝,君答函尤殷拳可感,自是  ...

牽率

解釋
(1)牽拉。《後漢書·孔融傳》:“日磾以上公之尊,秉髦節之使,銜命直指,寧輯東夏,而曲媚奸臣,為所牽率,章表署用,輒使首名。”
(2)帶領;引導。《三國志·蜀志·張翼傳》:“(姜維)心與翼不善,然常牽率同行。”唐白居易《遊悟真寺詩》:“牽率使讀書,推挽令効官。”宋范成大《喜收知舊書复畏答書》詩之二:“牽率老夫令至此,門前猶說報書遲。”
(3)猶草率。南朝宋謝瞻《答靈運》詩:“牽率酬嘉藻,長揖愧吾生。”唐白居易《張正一致仕制》:“所宜頤養,不可牽率。”清章學誠《文史通義·文集》:“而後世應酬牽率之作,決科俳優之文,亦氾濫橫裂而​​爭附別集之名。”
(4)猶言牽強附會。明文徵明《送提學黃公敘》:“學者至於摘抉經書,牽率詞義,以習其說。” 清譚嗣同《仁學》二八:“其見於雅言,仍不能不牽率於君主之舊制,亦止據亂之世之法已耳。”
(5)猶牽拘,牽纏。唐張楚《與達奚侍郎書》:“加以物務牽率,形役徒勞。”宋歐陽修《與薛少卿公期書》:“祇是沿路多故舊相識,所至牽率,又少便人作書入京。”朱自清《雜詩三首》序:“當時頗想仿作一回,卻因人事牽率,將那心思閣置了。”


This thou perceiv'st, which makes thy love more strong,
To love that well, which thou must leave ere long.
(看見了這些 你的愛就會加強 因為他轉瞬要辭你溘然長往 )
突然。唐˙白居易˙與元九書:「溘然而至,則如之何?」
http://www.shakespeares-sonnets.com/sonnet/73

大V,土苴

【中国关闭演员孙海英等一批网络大V微博帐号】
中国以查处网上违法违规行为为名,关闭了一批网络大V的微博帐号,显示政府进一步收紧对互联网上言论的管控。

中国关闭演员孙海英等一批网络大V微博帐号
中国以查处网上违法违规行为为名,关闭了一批网络大V的微博帐号,显示政府进一步收紧对互联网上言论的管控。
VOACHINESE.COM|由林枫上傳


溥儒只教過他很少很少的畫畫兒學問。~~文心詩魂,才是主兒,筆瀚丹青,不過土苴餘緒耳!!!~~與風雅之士一論。



大V,指的是在微博上十分活跃、又有着大群粉丝的“公众人物”。通常把“粉丝”在50万以上的称为网络大V。“V”是指贵宾账户(VIP,全称:Very Important Person),账户会在名字前面显示一个V字符,是经过微博实名认证的高级账户,后来就成了尊称。
大V多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学者和名人,所以微博账号总有大批粉丝追踪,并因此成为爆料者的求助对象。所以,“大V”在某种程度上和原来的大侠差不多。往往他们的一次转发就会使得一条微博迅速火起来,有人说这些大V其实已经是半个媒体——他们时时引导着互联网上的言论和话题。[1]



詞目:土苴
拼音:tǔ jū
解釋:1.渣滓,糟粕。比喻微賤的東西。猶土芥。2.以之為土苴,比喻賤視。[1] 

詳細釋義編輯

典源

《莊子集釋》卷九下〈雜篇·讓王〉
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緒餘以為國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觀之,帝王之功,聖人之餘事也,非所以完身養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棄生以殉物,豈不悲哉!唐·成玄英疏:「緒,殘也。土,糞也。苴,草也。夫用真道以持身者,必以國家為殘餘之事,將天下同於草土者也。」[1] 

譯文

所以,大道的真諦可以用來養身,大道的剩餘可以用來治理國家,而大道的糟粕才用來統治天下。由此觀之,帝王的功業,只不過是聖人餘剩的事,不是可以用來保全身形、修養心性的。如今世俗所說的君子,大多危害身體、棄置禀性而一味地追逐身外之物,這難道不可悲嗎!大凡聖人有所動作,必定要仔細地審察他所追求的方式以及他所行動的原因。如今卻有這樣的人,用珍貴的隨侯之珠去彈打飛得很高很高的麻雀,世上的人們一定會笑話他,這是為什麼呢?乃是因為他所使用的東西實在貴重而所希望得到的東西實在微不足道。至於說到生命,難道只有隨侯之珠那麼珍貴嗎![2] 

釋義

1.渣滓,糟粕。
比喻微賤的東西。猶土芥。“道之真以治身,其緒馀以為國家,其土苴以治天下。”陸德明釋文:“司馬云:土苴,如糞草也。李云:土苴,糟魄也,皆不真物也。” [1] 
示例:
戴復古《謝蕭和伯見訪》詩:“江湖尊白髮,土苴視黃金。”
《金史·海陵紀》:“殫民力如馬牛,費財用如土苴。”
鄂爾泰《贈方望溪》詩:“六經治世非土苴,相期津逮闚垠涯。”
吳梅《中國戲曲概論》:“又光宣之季,黃岡俗謳,風靡天下,內廷法曲,棄若土苴。” [1] 
2.以之為土苴,比喻賤視。
示例:
宋呂大鈞《天下為一家賦》:“皆土苴其子孫。”
王國維《觀堂集林·〈國學叢刊〉序》:“或乃舍我熊掌,食彼馬肝,土苴百王,粃糠三古。” [1]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世故,下課,蒼涼,年運,檀欒,愾我寤歎

【官媒批任志強“黨民對立論”】
中共文宣機構對基層黨員房地產大亨任志強發起猛烈批判,說他是黨的恥辱,“忘恩負義”、“妄議中央”、“違反國安法”,應開除出“同志行列”,若有違法,送交司法處理。有黨媒評論員說,任志強喪失黨性甚至人性,嚴肅黨紀請從任志強們開始。前央視主持人畢福劍因“妄議中央”前領袖毛澤東,遭到中央和擁黨網民猛批,被從央視下課,政治上灰頭土臉。



武林舊事

周密
卷一→→
乾道115-73、淳熙間1174-89,三朝授受,兩宮奉親,古昔所無。一時聲名文物之盛,號「小元佑」。豐亨豫大,至寶佑、景定,則幾於政、宣矣。予曩於故家遺老得其 梗概,及客修門閒,聞退璫老監談先朝舊事,輒耳諦聽,如小兒觀優,終日夕不少倦。既而曳裾貴邸,耳目益廣,朝歌暮嬉,酣玩歲月,意謂人生正復若此,初 不省承平樂事為難遇也。及時移物換,憂患飄零,追想昔游,殆如夢寐,而感慨系之矣。歲時檀欒,酒酣耳熱,時為小兒女戲道一二,未必不反以為誇言欺我也。 每欲萃為一編,如呂滎陽《雜記》而加詳,孟元老《夢華》而近雅,病忘慷惰,未能成書。世故紛來,懼終於不暇紀載,因摭大概,雜然書之。青燈永夜,時一 展卷,恍然類昨日事,而一旦朋游淪落,如晨星霜葉,而余亦老矣。噫,盛衰無常,年運既往,後之覽者,能不興愾我寤歎之悲乎!四水潛夫書。


「山中獨吟」白居易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萬緣皆已消,此病獨未去。每逢美風景,或對好親故。高聲詠一篇,恍若與神遇。自為江上客,半在山中住。有時新詩成,獨上東岩路。身倚白石崖,手攀青桂樹。狂吟驚林壑,猿鳥皆窺覷。恐為世所嗤,故就無人處。





侯孝賢的世故與蒼涼侯孝賢看重“蒼涼”二字,他覺得太平盛世很乏味,艱難地熬煎著反倒會讓人感覺到自己活在當下。為著這蒼涼的感覺,他或許會開拍張愛玲的小說《雷峰塔》。

"蒼涼"是張愛玲的要詞
2. 蒼涼
注音一式 ㄘㄤ ㄌ|ㄤˊ
漢語拼音 c  li 注音二式 ts ng li ng
淒涼、悲壯。清˙呂碧城˙瑞鶴仙˙瘴風寬蕙帶詞:「渺予懷,此意蒼涼,更誰暗解?」




“退伍军人”要普京下课

一首批评普京的歌曲成为俄罗斯总统大选的争议话题。在这首歌里,昔日的特种部队士兵呼吁总理普京放弃参加今年3月的大选。这段视频已经成为YouTube网站上的热门下载歌曲。


下課
教學活動結束。
下課本意指學生一堂課結束了,下課課間休息現泛指停止某人的工作或者被解僱之義。

 
世故 shìgù(1) [worldly-wise]∶通達人情,富有待人接物的處世經驗老於世故有些人還繪聲繪色,說他如何世故。 ——《瑣憶》(2) [engage in social activities]∶應酬;敷衍他也世故了幾句(3) [livelihood]∶生計不治世故(4) [accident]∶世事變故世故尚未夷(5) [old family friends]∶世交世故相逢各未閒--------------------------1. 生計。 《列子·楊朱》:“ 衛端木叔者, 子貢之世也。藉其先貲,家累萬金。不治世故,放意所好。”2. 世上的事情。三國魏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機務纏其心,世故煩其慮。” 唐李商隱《為賀拔員外上李相公啟》:“世故推遷,年華荏苒。” 元範梈《題黃隱居秋江釣月圖》詩:“世故風塵雙短屐,生涯天地一扁舟。” 碧野《沒有花的春天》第五章:“多變的世故在他的額門上刻下了很深的摺紋。”3. 世事變故,變亂。 《文選·潘尼<迎大駕>詩》:“世故尚未夷, 崤函方嶮澀。” 張銑注:“世亂未平, 崤谷函關之路尚嶮澀未通也。” 唐劉禹錫《上杜司徒書》:“豈非遭罹世故,益感其言之至邪!” 宋曾鞏《移滄洲過闕上殿劄子》:“及秦以累世之智,並天下,然二世而亡; 漢定其亂,而諸呂七國之禍,相尋以起, 建武中興,然衝、 質以後,世故多矣。”4. 世俗人情。明高啟《玉漏遲》詞:“只為微知世故,比別箇倍添煩惱。須信道,人生稱心時少。”《老殘遊記》第十回:“只因但會讀書,不諳世故,舉手動足便錯。” 楊沫《青春之歌》第一部第十六章:“一種洞曉世故的敏感,使他清楚地看到:此一時彼一時也,情況不同,如何能夠亂來呢?”5. 謂處世圓通而富有經驗。宋葉適《故大宋丞高公墓誌銘》:“幹敏強力,老練世故,審動而果,慮遠而成。” 茅盾《鍛練》九:“她覺得這兩位年輕的姑娘,神秘而又平凡,世故而又天真。”6. 世交;故交。唐盧綸《赴虢州留別故人》詩:“世故相逢各未閒,百年多在離別間。” 宋王安石《送陳興之序》:“吾於興之又世故,故又為之思所以慰其親。”




 ㄊㄢˊ ㄌㄨㄢˊ檀欒(檀欒) 
1. 秀美貌。詩文中多用以形容竹。漢枚乘《梁王菟園賦》:“脩竹檀欒,夾池水,旋菟園,並馳道。” 唐王叡《竹》詩:“成韻含風已蕭瑟,媚漣凝淥更檀欒。”2. 借指竹。宋梅堯臣《和刁太傅新墅十題·移竹》:“遠愛檀欒碧逕開,荷鉏乘雨破秋苔。”


 3.團圓



 愾. 愾kài. 〈動〉. (1) (形聲。從心,氣聲。 本義:嘆息,感慨). (2) 同本義[sigh with regret]. 愾,大息也。 ——《說文》. 愾我寤嘆——《詩·曹風·下泉》. 愾然心有聞乎其嘆息之聲。



 年運
1. 謂不停地運行的歲月。南朝宋顏延之《秋胡》詩:“超遙行人遠,宛轉年運徂。” 唐元稹《長慶曆》詩:“年曆復年曆,卷盡悲且惜。曆日何足悲,但悲年運易。”2. 謂歲月不停地運行。宋陸游《秋日次前輩新年韻》:“旅遊渾似夢,年運遂成翁。”3. 年壽和氣運。清紀昀《閱微草堂筆記·槐西雜誌四》:“鬼但能以陽氣之盛衰,知人年運。”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決然,輕慢,死磕

 

「聯邦調查局!Siri,快開門!」
聯邦調查局要求蘋果破解一個恐怖主義嫌疑人的iPhone。蘋果高調抵抗,堅決不給政府開後門。隱私保護被蘋果之類的科技公司視若生命。
CN.NYTIMES.COM



余撰「臺灣通史」,以唐、劉合傳,且為列傳六十之殿。而世之論者每責唐而恕劉,蓋以民主之局,由唐創之而劉承之,然維卿未戰而逃,且有挾款之 嫌,淵亭則力守臺南,餉械俱絕,四面被圍,始決然去,則其人之賢、不肖為何如矣
正是這樣的證詞,加上方勵之的國際聲譽,讓他的書決然無法進入中國。



詞目:死磕
sǐ kē
北京話,就是沒完,和某人或某事作對到底的意思。最代表性的一句就是“跟你死磕”,用於表現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跟你耗上了的態度。

由於網絡文化的發展,這個詞不僅在北京地區,全國的網友,特別是青少年網友都開始使用這個詞語,也使得它成為這個時代的“新鮮詞語”。



 決然jué ránㄐㄩㄝˊ ㄖㄢˊ

  1. 果斷堅決的樣子。唐.吳融.閿鄉寓居詩.阿對泉:「六載抽毫侍禁闈,可堪多病決然歸。」醒世恆言.卷八.喬太守亂點鴛鴦譜:「君若無計娶我,誓以魂魄相隨,決然無顏更事他人。」毅然

  2. 一定、必然。莊子.天下:「公而不當,易而無私,決然無主。」西遊記.第六十七回:「拿了妖怪,掃淨此土,我等決然重謝,不敢輕慢。」

唆,慫,慫恿,教唆,未遂,受賄




1.   部首 心 部首外筆畫 11 總筆畫 15
 注音一式 ㄙㄨㄥˇ
 漢語拼音 s n  注音二式 s ng
驚懼。文選˙張衡˙西京賦:「將乍往而未半,怵悼慄而兢。」
◎ 慫sǒng
〈動〉
(1) ( 形聲。從心,從聲。本義:驚慌)
(2) 同本義[terrify]
慫,驚也。——《說文
將乍往而未半,怵悼栗而慫兢。——《文選·張衡·西京賦》
(3)又如:慫兢 (驚懼)
(4) 慫恿[instigate]
提學御史房寰恐見糾擿,欲先發,給事中鍾宇淳复慫惥,寰再上疏醜詆。——《明史·海瑞傳》
(5) 又如:慫恧(從旁鼓動)
(6)一般多是年輕人在用。有時候看到某人的行為舉止或者穿著所散發出來的感覺就是比較俗氣,心裡好像下意識的就會冒出這個字眼。《環球時報》今日社評〈李嘉誠「撤資」 內地人受驚就太慫〉(慫為大陸口語,差勁、窩囊之意)指,中國經濟規模大,李嘉誠的投資「微不足道」。

3常用詞組編輯

◎ 慫恿sǒngyǒng
[promote;instigate;incite] 從旁勸說鼓動
填空忽汗漫,造物誰慫恿。——宋· 王安石《和吳仲卿雪》
慫恿家兄煉丹。——《儒林外史
見「恿」條。
從旁勸誘或鼓動。儒林外史˙第五十二回:「那年勾著處州的馬純上,恿家兄煉丹。」老殘遊記˙第十八回:「子謹、人瑞又從旁恿,老殘只好答應。」亦作「聳動」。



改完法研行政法組的刑法答案卷了。寫「受惠罪」,還算小事。嚴重的是竟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準賄賂罪的規定,更遑論事後依約行事到底是構成要件要素還是事後的客觀處罰條件的問題。許多人都說,沒有實際上拿到錢或享受利益,則賄賂罪僅是未遂,可依未遂規定罰之。更糟糕的是,連教唆都寫成叫唆,且無能力區分教唆與幫助間的差異。
有三分之一的考生,第一題只拿到個位數的分數。
我強烈建議,明年公法組廢考刑法。不要浪費我寶貴的時間。
改研究所入學考卷二十餘年,從來沒有這麼喪氣過。




指使﹑慫恿。如:「教」。三國演義˙第二十回:「量汝是個醫人,安敢下毒害我?必有人使你來!」


說話煩多。如:「囉

そそる 唆る


excite; incite; tempt; arouse; stir up; whet.

そそのかす 唆す


tempt; seduce; instigate; stir up.

瀾,洄,洄瀾,波瀾,華麗,全盛,轉身,轉過身, 縈迴,進退縈迴

在1973年的一篇關於現代宇宙學的論文中,方勵之想到了伽利略,當權者指責這門學科是「資產階級」和「墮落」的,中國共產黨和中世紀天主教會之間因此有了一種神合。也許在20世紀看來有些荒誕,但後愛因斯坦時代的宇宙論和恩格斯的一些(錯誤的)淺略之談是相抵觸的——方勵之因此寫道,「任何一個懂物理的人都不會轉過身去,承認馬列主義是一種高於一切的特殊智慧。」



 七月,王夫之前往桂林依瞿式耜。不久與襄陽鄭儀珂之女結婚[6]。兵敗後潛回廣東廣西李定國收復衡陽時,派人招請王夫之,「進退縈迴」,始終未去成[7]


微瀾


 1. 波瀾
 注音一式 ㄅㄛ ㄌㄢˊ
 漢語拼音 b  l n  注音二式 b  l n
 相似詞  波濤﹑波浪  相反詞 
波浪﹑波濤。文選˙劉楨˙雜詩:「安得肅肅羽,從爾浮波瀾。」宋˙范仲淹˙岳陽樓記:「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
比喻世事或人心的起伏變化。晉˙陸機˙君子行:「休咎相乘躡,翻覆若波瀾。」唐˙李白˙古風詩五十九首之二十三:「人心若波瀾,世路有屈曲。」
比喻文章氣勢壯闊。唐˙杜甫˙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見寄詩:「文章曹植波瀾闊,服食劉安德業尊。」唐˙方干˙越中逢孫百篇詩:「上才乘酒到山陰,日日成篇字字金;鏡水周迴千萬頃,波瀾倒瀉入君心。」


は‐らん【波×瀾/波乱】

    大小の波。波濤(はとう)
    「砂の浜に下りて海の―を見る」〈鴎外・妄想〉
    激しい変化や曲折のあること。また、そうした事態。騒ぎ・もめごとなど。「―に満ちた生涯」「政局は―含みだ」
はらんばんじょう【波瀾万丈】
劇的な変化に富んでいること。「―の人生」



 1. 華麗
 注音一式 ㄏㄨㄚˊ ㄌ|ˋ
 漢語拼音 hu  l   注音二式 hu  l 
 相似詞 富麗、華美、綺麗、壯麗  相反詞 樸素
華美豔麗。晉書˙卷四十一˙劉寔傳:「及位望通顯,每崇儉素,不尚華麗。」紅樓夢˙第五十一回:「鳳姐看襲人頭上戴著幾枝金釵珠釧,倒華麗。」
かれい【華麗】
splendor,((英)) splendour; magnificence華麗な 〔輝くように豪華な〕splendid; 〔壮麗な〕magnificent; 〔華美な〕gorgeous 華麗な...
かれいな【華麗な】
〔輝くように豪華な〕splendid; 〔壮麗な〕magnificent; 〔華美な〕gorgeous 華麗な舞踏会a magnificent [gorgeous] ball


全盛:
非常興隆壯盛。唐˙杜甫˙憶昔詩二首之二:「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

ぜんせい 0 1 【全盛】

(1)最も盛んな状態にあること。
「―をきわめる」「―期」
(2)遊女などが、客が多くついて繁盛すること。
「殊に―して親方に大分儲けてくれられた此の太夫/浄瑠璃・夕霧阿波鳴渡(下)」
(3)見えを張ったおごり。みせびらかし。
「我が女の手前の―こそ愚なれ/浮世草子・一代女 4」

三省堂提供「大辞林 第二版」より凡例はこちら

(at))the height of prosperity.
~を誇る be in all one's glory; enjoy great popularity.
全盛時代[期] one's best days; the golden age.

オスカー・ピーターソンさん死去 ジャズピアノの巨匠

2007年12月25日10時03分
 ジャズピアノ界の巨匠、オスカー・ピーターソンさんが23日、腎不全のため、カナダ・トロント郊外の自宅で死去した。82歳だった。AP通信が伝えた。
写真05年7月、スイスのモントルー・ジャズ・フェスティバルで演奏するオスカー・ピーターソン氏=ロイター
グラミー賞の7回受賞を始め、数々の音楽賞を総なめにし、20世紀最高のジャズミュージシャンの一人とされる。卓越した技巧と華麗さ、力強さを兼ね備え た演奏スタイルで、モダンジャズの歴史に名を刻んだ。日本にも数多くのファンを持ち、53年に来日した際、穐吉敏子(あきよし・としこ)の演奏に注目、米 国デビューのきっかけになった。99年には高松宮殿下記念世界文化賞を受賞した。
 カナダ・モントリオール生まれ。父は鉄道のポーター で、幼い頃からピアノを習い、地元で演奏活動を始めた。49年、20代でニューヨー クのカーネギーホールでデビューを果たし、全米の注目を浴びた。スタンダード曲などを集めた「プリーズ・リクエスト」などを発表。全盛期にエラ・フィッツ ジェラルド、レイ・ブラウンらジャズ界の巨人と共演。93年に脳卒中を患ったが、リハビリをしてその後も活動を続け、半世紀以上にわたって頂点に立ち続け た。



諾基亞本週三將在倫敦召開年會併發佈首款智能手機系列產品﹐這對於業績不斷下滑的諾基亞能否實現華麗轉身有著重要意義。


【詞語】:轉身  【注音】:zhuǎn shēn【釋義】:1.轉動身體,改變面對著的方向。 2.動身迴轉。 3.寡婦改嫁。 4.去世。 5.標示時間很短:一~就不見了。  【基本解釋】:[turn round;face about] 轉過身子看後面或側面的東西;轉過身來  轉身對著門

  【詳細解釋】:1. 轉動身體,改變面對著的方向。南朝陳後主《舞媚娘》詩之三:“轉身移佩響,牽袖起衣香。” 唐韓偓《复偶見三絕》之一:“別易會難長自嘆,轉身應把淚珠彈。” 楊朔《英雄時代》:“她轉身一看,一個同志埋到土裡。”  2. 動身迴轉。《醒世恆言·徐老僕義憤成家》:“那主人家得了些小便宜,喜逐顏開,一如前番,悄悄先打發他轉身。”《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一○六回:“在侯家後又胡混了兩個多月,方才自己一個人轉身到上海。”  3. 寡婦改嫁。《京本通俗小說·錯斬崔寧》:“卻說那劉大娘子到得家中,設個靈位守孝過日,父親王老員外勸他轉身,大娘子說道:'不要說起三年之久,也須到小祥之後。'父親應允自去。”《何典》第四回:“老話頭:臭寡婦不如香嫁人。但是人家花燭夫妻,還常常千揀萬揀揀著了頭珠瞎眼。若是晚轉身,越發不好揀精揀肥。”  4. 去世。明李贄《又與周友山書》:“至於轉身之後,或遂為登臨之會,或遂為讀書之所,或遂為瓦礫之場,則非智者所能逆為之圖矣。”





據 《花蓮縣志》卷二,「昔人稱今之花蓮溪右岸曰洄瀾港,簡稱洄瀾,以溪水奔注與海浪衝擊做縈迴狀得名,唯起 自何時不可考。」清嘉慶17年(1812年),部分漢人開始從宜蘭移墾,向阿美族人購得荒埔地一塊,名曰「祈來」(即「奇萊」)。咸豐7年(1857 年),宜蘭漢人數十名移居花蓮溪口,建茅屋,成聚落。


1. 縈迴
 注音一式 |ㄥˊ ㄏㄨㄟˊ
 漢語拼音 y n  hu   注音二式 y ng hu i
曲折迴繞。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若水注:「高山嵯峨,巖石磊落,傾側縈迴,下臨峭壑。」唐˙王勃˙滕王閣序:「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

蜿蜒曲折的水道。詩經˙秦風˙蒹葭:「溯從之,道阻且長。」唐˙李白˙送別詩:「尋陽五溪水,沿直入巫山裡。」


水流盤旋迴轉的。後漢書˙卷七十六˙循吏傳˙王景傳:「十里立一水門,令更相注,無復潰漏之患。」
















大波浪。說文解字:「,大波為。」如:「力挽狂」、「波壯闊」。孟子˙盡心上:「觀水有術,必觀其。」趙岐˙注:「,水中大波也。」
ㄌㄢˋ ln(03345)
見「瀾漫」、「瀾汗=」等條。
水勢浩大的樣子。文選˙木華˙海賦:「洪濤汗,萬里無際。」


見「漫」、「汗」等條。
12. 
注音一式 ㄌㄢˋ ㄇㄢˋ
漢語拼音 l n m 注音二式 l n m
雜亂分散的樣子。淮南子˙覽冥:「主闇晦而不明,道漫而不修。」文選˙王˙洞簫賦:「漫,亡耦失疇。」亦作「爛漫」。
色彩華麗駁雜的樣子。晉˙左思˙嬌女詩:「濃朱衍丹脣,黃吻漫赤。」
歡情淋漓的樣子。文選˙嵇康˙琴賦:「留連漫,嗢噱終日。」